许昌市党史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知情者说

贾根才:一位九旬老人的战争回忆

时间:2020-03-18 17:01:26  来源: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党史研究室

  贾根才,1925年12月出生,鄢陵县望田乡杜春营村人,母亲早亡。1941年3月入伍,1949年8月退伍,先后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后转业回乡务农。

  1941年河南灾荒,贾根才父亲及家人外出逃荒,老人独自一人在家附近的逍遥镇一带以要饭为生。后来遇新四军招收学员,便报名参加了新四军。因黄河遭日军封锁无法渡过,改道去了延安。老人到延安后先进行了为期六个月的学习,之后被分到八路军120师王震部。

  由于日本侵略军的疯狂进攻和“扫荡”,国民党顽固派的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根据地的财政经济发生了极为严重的困难。为了战胜困难,坚持抗日战争,贾根才老人所在部队在南泥湾一边开荒屯田,发展经济,一边广泛开展游击战,打击敌人,壮大抗日队伍,守卫陕甘宁边区的“南大门”。当时八路军力量薄弱,武器装备也差,经常用大刀和日军作战。由于武器装备差,他们采取游击战、麻雀战,劈开大部队,一点一点分部、分批去消灭日本部队,夺取日本军用物质。

  一次夜晚,日本进攻解放区,贾根才老人所在部队全副武装的在村寨里休息,留了一个排在寨外放哨。但由于哨兵太累睡着了,日军的一个尖兵队进入了寨子都不知道,直到日军大部队快到时才发现。哨兵急忙拉了响了地雷,可日军尖兵已经到了院子里。部队刚好和日兵碰个正着,直接就抱在一起摔跤、拼刀子,边打边往外撤退,打了将近两个小时,等日军的大部队到时,他们已经退到了河的对岸,但也损失了六名战士。此次战役贾根才老人作战因英勇荣立二等功。

  部队除了抗日,还要与地主恶霸斗智斗勇。一次,贾根才老人所在连队30多人驻扎在离大部队较远的村子,被村里地主恶霸出卖,围堵在一口窑洞里。当时只有连长有一把手枪但还没有子弹,其他人有的手里拿把刀,有的手里拿根木棒,不能和敌人硬拼。这时,敌人用脚踹门,让他们开门投降,不然就要放火。连长这时让一班长开门,并让大家准备好趁开门之际冲出去。贾根才老人和其他战士一边说开门投降,一边抄起武器躲在门后,在开门的一刹那,连长抄起一把铁锹,贾根才拿起大刀,向地主恶霸砍去,大家借机拿着棍棒向外冲,趁着混乱冲了出来。冲出后,又连忙向追出的敌人扔了几枚自制手榴弹,然后顺着街道向后山跑去。由于跑的太快,加上晚上看不清路,贾根才老人一脚踩空摔进了山沟,摔得很重,刀把都摔断了,又被山坡上滑下来的土埋住,直到第二天才被前来救援的大部队找到。被找到时,已在土里埋了大约9个小时。

  那时候部队缺粮,有时候几天都吃不上饭。一次行军中,部队断粮几天了,就找了一些谷糠碾碎熬汤给大家喝,战士们虚弱不堪,连走路都没有力气,一天下来不了多少路。后来部队找到一只羊杀了给大家吃,这才走到了其他部队接应的地方。因第二天部队还要长途奔袭,接应部队给大家煮了豌豆,大家都饿坏了,每人吃了两碗,结果大家肚子胀气,咕噜咕噜,既可笑,又难受。

  1947年3月,蒋介石对解放区的全面围攻失败后,便集中主力向陕甘宁和山东解放区实施重点进攻,在陕北投入34个旅,23万人,主力是国民党最大的一支战略预备队胡宗南部,妄图首先解决西北问题,割断中共右臂,并且驱逐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出西北,然后进攻华北,各个击破。国民党军胡宗南集团整编第一、第二十九军从南线洛川、宜川向延安发起进攻,扬言要在3天内占领延安。并调集飞机94架,对延安及其附近地区大肆轰炸,进攻的第一天就投下了59吨炸弹。之后使用全部15个旅的兵力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以密集的队形,实施多路攻击。彭德怀指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当时辖第一纵队、第二纵队(时在山西休整)、教导队、新编第四旅共2.6万余人,担负边区主要作战任务。为粉碎国民党军的狂妄计划,根据中共中央暂时放弃延安的决定和诱敌深入的方针,决心依靠优越的群众条件和有利的地形,在延安以南组织有准备的运动防御,迟滞和消耗敌人,以掩护中共中央、延安机关、学校的安全转移。随后主动撤出延安,寻机歼敌。贾根才所在部队先后参加了青化砭、羊马河、蟠龙、三边、榆林、运城等战役。特别是青化砭、羊马河、蟠龙三战中以少诱多、调虎离山,并运用“蘑菇”战术与敌周旋。

  令贾根才老人记忆最深刻的是蟠龙战役。青化砭战役后,胡宗南南下永坪、蟠龙地区休补。蒋介石根据其所得到的中共中央及我军主力已开始陆续东渡黄河的情报,令胡部主力急速北进,并令榆林邓宝珊部南下配合,企图南北夹击,将我军歼灭于葭县、吴堡地区。胡宗南以第一六七旅(缺第五○○团)和地方武装一部守备重要补给基地蟠龙,我军在判明敌人的企图后,决心乘敌主力北上回援不及之机,政歼蟠龙守敌。于是以小部兵力伪装主力,节节抵抗,并在沿途故意遗弃一些符号、物资诱敌北上;三五九旅在永坪东北地区,准备阻击从绥德、清涧来援的敌军;教导旅进至青化砭以北地区,准备阻击青化砭、拐峁北援的敌军;三五八旅、独一旅、独四旅和新四旅在蟠龙周围集结,寻机攻歼该地守敌。5月2日黄昏,国民党军主力到达绥德,当夜我军即对蟠龙发起攻击。因守敌一六七旅是胡宗南部一支最精锐的部队,又有坚固的防御工事体系,战斗异常激烈。经过对蟠龙四周高地两天两夜的反复争夺,到4月16日时我军英勇攻占东山的集玉峁主阵地后,敌军的整个防御体系即趋于瓦解。4日傍晚,各部队居高临下,共同向蟠龙街区猛攻,一直到24时战斗结束,全歼守敌六千七百余人,并缴获大量急需物资。当敌军主力回援到达蟠龙时,我军已转移休整数天了。老人讲,由于这次缴获到敌人大批军资,解放军有了武器和衣服,再也不用忍饥挨饿了。

  一次撤退途中,贾根才老人和政委带着文件被国民党骑兵围困,政委把马让给了贾根才,让贾根才先逃命,自己留下掩护。贾根才不同意,政委命令他走,并要求贾根才不要管他,他可以抢敌人的马走。在政委的命令下,贾根才保护着文件逃走。令贾根才欣慰的是政委也逃了出来。贾根才老人说是政委救了他的命,没有政委几个贾根才也死了。

  1947年12月上旬,晋冀鲁豫军区经报请中共中央军委同意,决定组成运城前线指挥部,由第8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新亭、西北野战军第2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震分别为前指司令员、政治委员,统一指挥第8纵队(欠第22旅)、第2纵队及晋绥军区独立第3旅和太岳军区部队解放运城,以扩大和巩固晋南解放区,并配合晋冀鲁豫野战军陈谢兵团在豫西、陕南作战。贾根才老人所在的第二纵队参加了攻城战,在攻城中,敌人的燃烧弹打在了贾根才老人的身上,老人全身大面积烧伤和炸伤,在野战军医院治疗半年以上才痊愈。

  老人痊愈后,部队本来安排他到后方工作,但因没有文化而没有合适的工作,又到部队后勤工作,直到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后转业回到鄢陵老家。因无文化,不识字,贾根才老人主动要求回家务农,不让组织安排工作。

  回乡后,老人于1951年结婚,现有两儿一女,家庭幸福。老人谈起现在的生活,非常满足。非常感谢党和政府是党和政府给了现在这么安逸的生活,感谢共产党在战争中多次救了他的生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