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市党史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知情者说

郑中央:打仗时,我们打招呼的话是“还活着呀”

时间:2020-06-29  来源: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党史研究室

  郑中央,1927年出生,建安区桂村乡小郑村人。1944年3月入伍,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1951年退伍后回乡工作。

  1942年,为了生活,我在15岁时离开了家乡,成为胡宗南暂编52师的一名士兵。

  1944年,我们部队被王震将军收编,转至南泥湾进行大生产运动。随后,我跟随部队进驻山西运城参加抗日战争。我也数不清到底参加了多少次战斗,只记得几乎白天晚上都在打仗,更多时候是晚上趁敌人不备时打。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战役是在延安,在瓦子街(音译)参加战斗,那场战役连续打了几天几夜。1945年,我因战场上立功而火线入党,和其他3名同志一起在一个打谷场上庄严宣誓,感到十分光荣。

  解放战争时期,在攻打宝鸡的一次战斗中,为了帮助部队几十万人撤退,我所在的团负责掩护任务。我是机炮连的一名炮手,打的是六零炮,误差不超过50米。战斗中,一颗子弹击中了连长,连长在倒下的瞬间迅速把手中的枪甩给了我。撤离时,我边跑边用连长的枪侧身回击敌人。连打几枪后,紧追的敌人应声倒下。这次掩护战中,我们团一夜徒步行走了80公里。掩护任务完成后,部队领导对我所在的部队给予了高度评价。

  1948年11月,在陕西永丰的一场战斗中,敌军一枚炮弹爆炸后,我的左腿被弹片穿透。受伤后,我全身瘫软,血流了一地,战士们费了好大劲儿才把我拖到了战地医院,在医院住了10个多月,左腿上留下一个比鸡蛋还大的伤疤。

  战争时期打仗很艰苦,有什么吃什么,曾经两三天吃不上饭,就吃点生玉米籽。打仗时,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哭不叫,那时我们见面的打招呼话是“你还活着呀”。在战场上,我有很多次都不知道自己受伤了。一次战斗中,我左脚三个脚趾被炸掉了,但当时我并不知道,直到整个下肢没有知觉了才发现。治疗时针扎在上边也没有感觉。

  1949年9月底,我回到了河南,进一步疗伤并学习文化知识,1951年12月光荣退伍,回到家乡。

  1952年春,我担任了灵井区郭店乡副乡长,又先后任区支部书记、公社社长、村支部书记等。

  现在,我仍保留着战斗时期的习惯,随睡随醒。我对现在的生活很知足,新中国是用血肉筑成的,是战友们用鲜血换来的,我一想起一起作战的战友都去世了,就特别难受,因而非常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

  (编辑整理:许昌市委党史研究室王丹丹 口述采访:建安区委党史研究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