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市党史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知情者说

卢玉林:从他的身体穿过去,棉裤里流满鲜血

时间:2020-11-02  来源: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党史研究室

  卢玉林,男,1930年12月21日出生,1948年8月入党,现居住新元办事处武店社区。1948年4月在洛阳参军,参加过解放战争、剿匪斗争、抗美援朝,1957年7月复员回到家乡。卢玉林参军时才18岁,同年加入了国共产党,入党介绍人是班长张喜庆和姚禄。

  卢玉林现住在新元街道武店社区,家里客厅墙壁上端正地悬挂着解放军牌子和几枚奖章,是他从军十年历经战火洗礼的见证。

  参军后卢玉林参与的第一场战役是洛阳战役。卢玉林告诉我们这场战役很激烈,从下午日头发黄时开始,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晚上,伤亡无数。卢玉林沿铁路向前方奔跑时,一颗手榴弹刚好扔在他的身边,万幸没有炸响,他从旁边紧忙跑开。提及此事,卢玉林现在仍然心有余悸。

  洛阳解放之后,卢玉林跟随部队到达郑州,参加郑州战役。当时国民党军队主动离开,郑州和平解放。随后卢玉林参加了规模空前的淮海战役,他告诉我们“淮海战役战线很长,全国几个兵团都集中到淮海,绵延几十里地。由于是平原地带怕伤亡过大,部队一般白天不打仗,一到晚上战火激烈,枪炮照的很远,轰轰轰轰,如同打雷。一直打了28天左右,谁也不知道伤亡多少。”

  历史记载,辽沈战役刚结束,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以及部分地方武装共60万人,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西到商丘、北起临城(今薛城)、南达海河的地区,发起淮海战役。国民党各路军队共计80万人,兵力超过解放军参战部队,在武器装备上更有巨大优势。因此,解放军在作战指导上采取将敌军的重兵集团多次分割,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加以歼灭的办法,经过66天激战,歼灭国民党军55.5万人,淮海战役胜利结束。

  卢玉林眼中含泪激动地说,淮海战役中,部队因过淮河受阻架浮桥实施突破,战友们冒着枪林弹雨不顾危险继续前进,他此时不慎中弹,子弹从大腿内侧到屁股上穿透。当时天气很冷,穿的是棉衣棉裤,因失血过多,棉裤里流满了血。当战友把他背下来抢救时,血已经凝成了血块。由于伤势严重,治疗了将近两个月。

  淮海战役结束后,部队开始整顿过江,卢玉林拖着没有痊愈的身体坚持跟着部队,当时他只有一个信念,绝对不掉队,绝不给党增加任何负担。随后,部队开到广东,在江边打了两个星期,卢玉林和战友们为渡江还学会了划船。部队冒着敌人炮火渡江,等停船靠岸,发现江岸河滩里遍布都是敌人埋伏的地雷,危机重重,一场激战后国民党军溃散四处逃跑。

  为剿灭国民党的残兵余将,卢玉林在四川宜宾参加了两年的剿匪斗争。卢玉林回忆,当时国民党军队战败四散摊开,很多当了土匪。他们就白天到群众中调查情况,晚上组织剿匪。战友们每天背着几十斤的行李和枪炮子弹,全靠两条腿日夜行走,剿获的匪军不计其数。

  1951年,卢玉林随部队参加抗美援朝,从四川经汉口,他和战友们都表态“三过家门不入”,到安东停了一个星期,整顿兵力后过鸭绿江。卢玉林说一过江,发现是另一个场面,枪炮声震天响。在朝鲜打的第一场战斗是安德里战,战斗开始,照明弹从四面八方射到身上,我军只管跳过去往前冲,一直追到汉城,期间打了五次战役。在一次战役中,我方遭到了敌方一个汽车连的反扑,损失很大,撤退到一个山窝。

  彭德怀司令员指挥部队停下来,拉开防御线建工事,我军在山上炸开了60米、70米的山洞,挖战壕阻击敌方反攻。卢玉林回忆,这是“羊群战”,美国兵从山下往山上冲,上来一次打下去一次,上来一次打下去一次,像赶羊一样往下赶。打了一个星期敌人没有攻上来,伤亡很大。当时山上的树都打成了一截截小墩子,石头块子成了土面儿,炮火十分凶猛。

  在战争中,因敌人切断了后方供给,后勤无法得到最基本的保障,卢玉林和战友们连续三天,自给自足,到处挖野菜充饥。因长期缺乏营养,他和一些战友眼睛暂时性失明,后因部队条件提高,接上级要求全面补充营养,吃鱼肝油、猪肝等等,眼睛才渐渐恢复正常。

  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签订,抗美援朝胜利结束。停战后卢玉林返回湖北孝感,在当时的苏城中学以班长的身份学习了两年,之后因部队精编,个人文化水平不高,于1957年正式复员回家。

  卢玉林参军整整十年,他把对家中老母亲的牵挂埋在最心底,一心向党,一心解放全中国。十年参军路,是他最珍贵骄傲的回忆。采访结束时,他告诉我们“打仗时候可受罪了,现在享福了。他要跟着党一辈子,跟着党好好走……”

  (作者:建安区委党史研究室主任 赵昊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