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市党史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知情者说

伽松山:到防空洞时,他只拉住了一条手臂

时间:2021-02-07  来源: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党史研究室

  伽松山1929年4月出生于桂村乡吕庄村,1949年6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曾任志愿军72师216团排长,1950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荣立三等功一次,1955年1月复员。

  伽松山的儿子伽奎军把父亲的证书、奖章拿出来,说他父亲复员转业后分配到安阳水冶镇,工作不到半年,组织准备调任他到北京某地工作。奶奶听说后不同意,派人找到安阳,让他爹尽快回乡,因为仗都打完了,不想再和儿子远离了。伽松山接信儿后,内心十分纠结,一边儿是组织安排,一边儿是老母亲殷殷呼唤,决定难下。最后伽松山劝说自己,为国已经报过忠了,能从朝鲜战场下来,余生该为母亲好好尽孝。回乡后,伽松山在桂村乡信用社当了两年主任,乡里兴水利,挖水塘,伽松山带工出去,回来后没有了工作,一直在家务农,当过村干部、村民兵营长。

  人生的际遇常常如此,因为一个决定改变了轨道成为另一种情形。虽然伽奎山兄妹有时候谈到如果当初父亲不回乡,他们也许就不用守在农村了。但伽松山始终觉得回乡和家人们在一起过日子更安心也更舒心,他不能让眼巴巴盼子归的母亲等候落空,无论当初还是现在,他认为自己的决定都是正确的。伽松山的孝顺也直观地影响了儿女们,虽然二儿子伽奎军从小过继给了伯父,但伯父和大哥去世后,他很好地承担了照顾父母的责任。2002年非典时伽松山患上了骨髓造血功能不足病,每隔几年需要输血,手边离不了药,伽奎军就四处托人找医生买好药。这个朴实的中年男子个子不高,很有担当,也很温情,他说“有时候和老父亲闲聊,谈到兴致处,我会给父亲录像,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到南阳找一个战友,当然要等他的身体好点儿再说。”

  在伽奎军的记忆里,父亲伽松山是一个很“铁”(许昌方言)的人,1944年伽松山被国民党抓壮丁时才15岁,在国民党第五军,军长邱清泉,由于个子小,分到了炊事班,跟着厨师长打杂,辗转南北。1949年6月,伽松山参加人民解放军。

  1950年10月18日晚,毛泽东向中国人民志愿军下达入朝作战的命令,19日黄昏,志愿军隐蔽地渡过鸭绿江。伽松山作为第一批入朝参战人员,随军跨过鸭绿江,来到了朝鲜战场。伽松山最早是通信员,他说在朝鲜见过毛岸英,毛岸英身材槐梧,长得英俊,平易近人,人很好。

  伽松山回忆毛岸英牺牲的时候,他们离得很近。援朝志愿军总部所在地在大榆洞,四面环山。毛岸英牺牲的前几日,敌人似乎发现了首脑机关在此活动的蛛丝马迹,附近连续出现侦察机,后来开始进行猛烈轰炸。为了隐蔽和安全,指挥部搬到了地下防空洞。11月25日,一上午都风平浪静,到了下午时分,伽松山和战友们刚下防空洞,正好看到毛岸英从防空洞出来。过很短时间,情况突变,敌机成群结队地开来,一番狂轰乱炸,轰鸣声、投弹声、扫射声响成一片……,回到地面作战室的毛岸英不幸赶上敌机轰炸,刚到朝鲜34天就长眠在了这片土地上。

  毛岸英牺牲后,伽松山和战友们的心情十分悲痛,虽然大家与毛岸英连话也没有讲过一句,有的照面也没有打过,但悲痛和愤怒的情绪是相通的。“我没有文化,就知道打仗,光想一下把敌人割掉。”伽松山说,“毛岸英牺牲后,发生了激烈的战斗,我们只有努力完成战斗任务,才能够对得起战场上的牺牲。”

  1953年6月,伽松山在朝鲜战场荣立三等功,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司令部颁布的《立功证书》功绩摘要一栏显示:“吃苦精神好,在运输中积极苦练,由七十斤加到一百六十斤,总比别人背得多,完成任务积极。”

  对于这次立功,伽松山说“朝鲜战场条件十分艰苦,我们志愿军连续作战,天冷河冻,缺衣少粮,但大家都憋着一口气,一定要打败美帝国主义。我就想自己能往前线背多少子弹就背多少,多背一颗子弹就多打一个敌人。”伽松山苦练本领,自己给自己加压。在一次战斗中,他冒着枪林弹雨往前线运送了一箱重达80公斤的子弹,战斗结束后立下了这个三等功。

  在武太山战斗中,伽松山抢了美国兵的一挺重机枪,和赵志奎(音同)、刘国荣(音同)两个战士一道把这挺机枪抬到山顶,猛烈往山下扫射,火力喷发,从一个山头打到另一个山头,直把敌人全打下去了。“这里是个奇迹,下去后,战士们一片欢呼。”病痛中的伽松山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笑。

  伽奎军说只要一提起朝鲜战场的事儿,父亲就特别有劲儿。年初住院时,同病床的也是一位援朝老兵,两个人聊天可提劲儿了。“我从小过继给大伯,小时候听父亲讲朝鲜战场的故事还没有同村的孩子们多,过去父亲身体好的时候总喜欢给村里的孩子们讲故事,讲到精彩处,大家都拍手说好。”

  在伽松山的讲述里,抗美援朝战争十分残烈,上前线的,一个连一个营上去都没有回来。有一次,听到炮弹响声,他迅速拉住身旁的一个朝鲜小男孩,拼命往防空洞里飞跑,跑到防空洞时才舒了一口气,准备低头问孩子话时,才发现手中只拉住了一条血淋淋的胳膊,孩子的身体已经被炮弹炸飞了。这一幕血淋淋的场景,老人每向人讲述一次就难过一次。

  “我活到现在够满足了,为啥,共产党没有忘记咱,战友们有的死在了战场上,我能保住命回来真知足了。”这位普通而又传奇的老人,曾经在朝鲜战场与美帝国主义英勇作战,而今,他在与自己的身体努力作战,祝愿老人战胜病痛,也希望时间能够推散战争带来的印痕。

  (本文根据受访者谈话整理。赵昊奇系建安区党史研究室主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