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市党史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 豫中惊雷

神垕抗日保卫战

时间:2020-05-26  来源: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党史研究室

​  1945年4月,由司令员张才千率领的河南人民抗日军第四支队(以下简称第四支队)解放了神垕。曾在神垕作威作福的敌人不甘心失败,出动日伪军进行反扑。第四支队在民兵等地方武装力量的配合下,在泰山庙附近设下口袋阵,打得敌人狼狈逃窜。

 

  河南人民抗日军挺进神垕,开辟抗日根据地

 

  从素有“华夏第一都”之称的禹州市区,沿禹神快速通道向西行约30公里,便来到神奇而古老的钧瓷之都神垕镇。这里是禹州市、郏县、汝州市三县(市)交界处的经济、文化、商贸中心,一个因钧瓷而享誉世界的地方,被誉为全国唯一“活着的古镇”。鲜为人知的是,抗日战争时期,这里还是中共禹郏县委、抗日民主政府所在地。“这个院子原来是‘义泰昌’商号。1945年,这儿成立了中共禹郏县委。神垕地处许昌、平顶山交界处,不但交通便利、地势险要,而且做生意的特别多,尤其是做钧瓷生意的,因此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我六七岁的时候,镇里就有八路军。我还记得他们背着枪、排着队去打鬼子的场景。当时家里人不让小孩儿出去,我们就趴在墙头或隔着门缝儿往大街上看。”6月25日10时许,正在中共禹郏县委旧址附近和邻居聊天儿的79岁老人苗建章说。

  

 

  神垕镇被誉为全国唯一“活着的古镇”。田建军 摄

 

  1944年4月18日,日军出动约15万人发动了河南战役。虽然国民党政府在河南驻扎有蒋鼎文、汤恩伯等部40多万人,但他们毫无斗志、一触即溃,在短短一个多月内接连丢失郑州、洛阳等地。为了遏制日军的进犯,拯救人民、收复失地,毛泽东同志领导的中共中央高瞻远瞩,果断发布了向河南进军的命令,决定把战争引向日军占领区,扩大解放区,痛击侵华日军。据《许昌革命老区史典》记载,1944年4月22日,毛泽东同志审时度势,致电十八集团军前方总部参谋长滕代远、北方局书记邓小平等,命令开辟豫西根据地。1944年10月,中共中央建立了河南人民抗日军,王树声、戴季英是主要领导人。

 

  张才千率领第四支队解放神垕

 

  据王殿永、陈书壮等知情人回忆,河南人民抗日军由6个支队组成。这6个支队在上级领导的统一部署下,分别活动于指定区域。以皮定均为司令员的第一支队、以陈先瑞为司令员的第三支队、以张才千为司令员的第四支队和以刘昌毅为司令员的第六支队,都先后在禹县一带活动过。尤其是第四支队,从进入豫西到抗战胜利,主要活动区域就在禹县。1945年2月,张才千率领第四支队到达豫西后,为了在密(县)禹(县)新(郑)地区开辟根据地,与先期到达豫西的第一支队密切配合,打击驻守在禹县鸠山镇唐庄一带的师易达别动军。

 

  师易达别动军隶属国民党特务系统,主要由特务和地痞流氓等组成,约有1500人。经过侦察我军发现,该别动军虽然人数不少,但战斗力较强的仅有一个大队和一个警卫中队,配备有美式冲锋枪七八十支、迫击炮两门、轻机枪10余挺、短枪100余支。2月21日,在皮定均的统一率领下,我军突然向该别动军发动袭击。他们猝不及防,除100余人弃械而逃外,其余全部被歼灭。

  

 

  神垕街区一景。田建军 摄

 

  攻下唐庄后,我军随即转移打击其他地方的日伪军,日军和叛国投敌的国民党保安团席子猷部乘虚而入。席子猷部约有5000人,分别在方山镇驻守一个团、下官寺驻守两个团、文殊店驻守一个团。4月初,在皮定均的统一指挥下,第四支队十团、十二团,第一支队的一个团及第三支队的两个团,对日伪军展开攻击。第四支队十团、十二团主攻方山镇。当遭到攻击时,日军一个约150人的中队和席子猷部2000余人气势汹汹地向我军扑去。十团、十二团立即设下埋伏,在保安团、日军先后进入伏击圈后突然开火。保安团很快被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后面的日军见状,立即进行反扑。激烈的战斗一直进行到下午4时许,我军共打死日军七八十人,缴获歪把子机枪两挺、重机枪两挺、步枪30余支。余敌退守在一个石洞里负隅顽抗。见地形不利,我军放弃了追击。此战消除了个别人对日军的恐惧心理,大大鼓舞了士气。随后我军大举进攻,先后攻克敌人据守的下官寺、文殊店、唐庄等据点,打死、打伤敌人300多人。席子猷仅率100余人逃跑。我军乘胜追击,很快解放了包括神垕镇在内的豫西大片国土。

 

  设下口袋阵,500多名日伪军被打得哭爹喊娘

 

  第四支队解放神垕后,很快建立了党领导的区委、区政府。抗战初期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刘西等同志马上与区委取得了联系,并恢复了活动。区干队很快发展到100多人。在他们的领导下,神垕社会秩序日趋稳定,老百姓安居乐业。可逃窜的日伪军不甘心失败。1945年4月中旬的一天,第四支队十二团政委舒光烈突然接到一份敌情通报:日伪军近日将进攻神垕。舒光烈立即命令加强防范。第二天早晨,日军30多人、伪军500多人果然从大刘山方向开来,舒光烈立即率一个连控制住神垕东面山头的制高点。区委书记顾渤、区长刘文贵率区干队和民兵武装埋伏在泰山庙以东的高地上,设下一个口袋阵。

  

 

  神垕街区一景。田建军 摄

 

  敌人依然由伪军打头阵,日军尾随其后,向我军阵地冲来。区干队队员和民兵都焦急地等待开火的命令。100米、50米、30米……眼看敌人已经冲到面前。“打!”随着一声高喊,我军一齐开火,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响彻山谷,敌人丢下十几具尸体扭头就跑。正当大家高兴的时候,敌人开始反扑。这次,日军在前,伪军在后。一阵炮击之后,日军嗷嗷怪叫着从正面进攻,伪军分成东西两路向侧翼进攻。紧要关头,舒光烈带领部队赶到敌后开火。一看前有堵截、后有埋伏,伪军先乱了阵脚,不顾指挥官阻拦一哄而散。日军见此情景也不敢再战,拉上同伙的尸体坐上汽车逃跑了。神垕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化装成瓷器商人混进神垕,伪军妄图里应外合

 

  第一次进攻失败后,驻扎在神垕附近的日伪军贼心不死,日思夜想图谋报复。驻扎在郏县的伪军头目赵岐山经过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一条“妙计”。1945年6月初的一天早晨,神垕镇各瓷器店的生意突然“兴隆”起来。许多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客商”拥进店内,有的挑挑拣拣,有的讨价还价,有的东张西望……一部分警惕性很高的革命群众仔细观察发现,在众多“客商”中,有几个是附近村庄的地痞流氓,早就投靠了驻扎在郏县的伪军,遂立即将情况上报。几乎与此同时,区委、区政府也接到上级传来的通报,有敌人化装后混进神垕镇,妄图内外夹击我军。综合两方面的情况后,区委、区政府迅速动员,进行了战斗部署:由舒光烈带领一个连,携带迫击炮一门、重机枪一挺、轻机枪3挺,在大刘山西头山口占领阵地,截断进入镇区敌人的后路。

  

 

  当时神垕街景。资料图片

 

  区干队一部和部分民兵由金鸡嘴北坡向南进发,准备迎击敌人。为了迷惑敌人,一部分区干队队员仍和往常一样在大街上贴标语、散传单、开大会,给敌人造成我军毫无防备的错觉。中午时分,赵岐山带领1000多名伪军从郏县安良镇来到神垕,气势汹汹地向区政府、陶瓷中学等处发起进攻,但连连扑空。正当他大发雷霆训斥早先混进镇区的便衣头目时,我军发动了攻击。一时间,枪声、炮声、喊杀声响成一片。神垕镇的居民,有的拿着锄头、铁锨,有的拿着铡刀、木棍,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战斗。整个镇子像燃起的一团烈火,把敌人包围起来。伪军吓得魂飞魄散,丢下100多具尸体和大批枪支落荒而逃。

 

  我军在神垕附近区域,开辟豫西抗战主战场

 

  据《许昌革命老区史典》等史料记载,1945年4月25日,河南军区司令员王树声、政委戴季英根据豫西的敌我态势,为进一步扩大敌后抗日根据地,在给中央的电报中提出:“自本月初,我在打击了极反动势力席子猷部后,即进占禹(县)郏(县)临(汝)地区,占领河南瓷矿神垕镇……而敌伪顽企图与我争夺。望中央从华北再调两个或三个小团来河南,加强现有支队的独立活动,并另成立支队。”6月,以三十六团、三十七团组成的河南军区第六支队,在司令员刘昌毅、政委张力雄的率领下,接替了第四支队在神垕的防务,准备以神垕为后方基地、以大刘山为依托,在郏县、襄县、宝丰一带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

  

 

  位于平顶山市郏县安良镇曹沟村的八路军豫西抗战纪念馆。田建军 摄

 

  第四支队则以禹西抗日根据地为依托,在新郑县、长葛县、许昌县一带开辟空间。禹西抗日根据地为豫西解放区与豫中敌占区的接合部,也是山区与平原的接合部,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第六支队进驻神垕后,成立了中共河南区第六地委和第六专署;不久,又成立了禹郏县委和禹郏县抗日民主政府。它们的驻地,开始在神垕镇镇区,后搬至凤翅山下的曹沟村。曹沟村虽属于平顶山市郏县安良镇,但与神垕只有“一线之隔”,也盛产瓷器。我军在这里开辟了八路军豫西抗日斗争主战场,打通了新四军与延安联系的红色通道。现在,有关单位在这里建立了豫西抗日根据地曹沟旧址,收藏了抗战期间大量的珍贵历史文物。

 

  第四、第六支队换防,日军趁机来犯

 

  1945年6月中旬,驻襄县的日军闻知第四、第六支队换防,立即纠集禹县、襄县、宝丰、郏县、临颍等五县的日伪军8000余人,并任命大尉德田一郎为“剿共”总指挥,采取分进合击的战术,分南、北、中三路对禹西抗日根据地实施大规模围剿。南路伪军3000多人,在一个日军中队的配合下进攻神垕镇;中路伪军4000多人,同样在一个日军中队的配合下进攻方岗镇、火龙镇一带;北路作为此次“剿共”的指挥部,由德田一郎亲率300多名伪军和一个中队的日军进攻方山镇。抗日军民采取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的战术对付敌人。在河南军区的统一部署下,第四支队及地方武装迎击北、中两路敌人,第六支队集中精力对付神垕之敌。第四支队率先从北路拉开了反五县围剿的序幕。面对敌人的大举进犯,第四支队和禹县抗日民主政府避敌锋芒,撤至禹(县)登(封)交界处的宁沟村。

  

 

  神垕古镇。资料图片

 

  6月21日,天降大雾,为进一步侦察敌情,第四支队司令员张才千命武工队队长李平到方山镇方山寨侦察。早饭时,李平带领武工队队员迅速到达方山南岭。整顿休息时,他们与日军巡逻队相遇。他们立刻做好战斗准备,待敌人走近后,一排手榴弹掷向敌军。随着爆炸声响起,武工队队员一跃而起,与敌人展开肉搏战。敌人遭此突袭,顾不上应战,喊叫着向方山寨狼狈逃窜。驻扎在方山寨的德田一郎万万没想到,南、中两路尚未与共军交锋,北路指挥部首先与共军接火,便急令席子猷派兵增援。李平率领一批武工队队员在夜间赶到方山寨,谎称是席子猷派来的援兵,并利用一张伪造的证件骗过日军,顺利进入寨中。随后,第二批武工队队员赶到,与第一批武工队队员里应外合,把寨内毫无防备的日伪军打得血肉横飞。德田一郎在二三十名残兵的保护下一直龟缩在碉堡内,直至席子猷的援兵赶到才战战兢兢地走出碉堡,狼狈逃走。

 

  日军占据制高点祖师庙,妄图长期占领神垕

 

  以神垕为中心的禹西抗日根据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附近的日伪军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1945年6月中旬的进攻失败后,7月初,他们又调集了2000多名日伪军,集中进攻神垕。这一次,他们从东南、西南两个方向同时进攻,妄图分进合击,将抗日军民包围歼灭。在敌众我寡的不利情况下,第六支队领导经过深思熟虑,制定了将部队主动撤出神垕,诱敌深入,掌握敌情,寻机歼敌的作战方针。气势汹汹的日伪军未遇到什么抵抗,就占领了神垕,顿时神气起来,一方面搜寻我军主力意图决战,另一方面分兵把守,准备长期坚守。

  

 

  祖师庙残存的大殿门。田建军 摄

 

  按照日军头子的命令,两路伪军分别布防在神垕的东山和南山上,封锁了唯一能够进入神垕的南大门。而一个中队的日军则驻守在神垕北面的制高点祖师庙。祖师庙位于神垕北部乾明山的主峰上,始建年代不详,原来大殿规模较大。祖师庙所在的山梁北面山势陡峭,南面呈45度坡状,山脚基本上延伸到了神垕镇镇区的北部边沿。整个山梁东西走向,西高东低,像一头雄狮头朝西而卧。而祖师庙就位于雄狮头顶之上,四周视野开阔,居高临下。日军在此囤积了大量弹药,妄图依仗火力优势长期坚守。

 

  夜间进攻,我军因地形不利暂时撤退

 

  根据敌人兵力和布防情况,第六支队认为日伪军兵力分散,分别驻守在3个山头,不能相互呼应,相互支援,决定擒贼先擒王,先进攻祖师庙的日军。只要拿下祖师庙,另外两个山头的伪军肯定不攻自破。

 

  承担进攻祖师庙任务的是能攻善守的三十七团第一连和第七连。他们临出发前,团政治委员何德庆专门作了战前动员:“祖师庙的日军是这次进犯神垕的主力。消灭了他们,就可以打乱这次敌人的整个进攻计划。打胜这一仗,也算是我们支队送给禹郏人民的一份礼物。你们一连、七连过去打过许多胜仗,我相信这次一定能够打得更好。”他的眼睛扫视了一下整装待发的勇士们,大声问道:“同志们,能不能打胜这一仗?”“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能打好!”战士们振臂高呼。当日深夜,第一连、第七连分成两路从东北、西北两面向敌人进攻。带队的分别是第一连连长郉二敦和第七连连长王思炎。第一连从东北方向沿山梁急进至祖师庙与东山梁接合部时,突然发现一块比较平坦的草地上睡着40多名日本士兵,不少人鼾声如雷,就连哨兵也在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抱着枪坐着打盹儿。

  

 

  我军使用的电台。资料图片

 

  此时,直接进攻祖师庙已不可能,消灭眼前之敌才是上策。郉二敦果断下令开火。顿时枪声大作,一颗颗手榴弹接连不断地在草地上空炸响,不少日军在睡梦中见了阎王。没被打死的日军来不及穿衣服,慌忙提枪应战。一时间,草地上枪炮声、喊杀声响成一片。一向善于夜战的战士们端着明晃晃的刺刀,纷纷冲向敌人。双方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英勇的二班班长手握钢枪,左刺右挑,勇猛无敌,一连捅倒了6个敌人。短短几分钟时间,这些日军被全部消灭。此时,担任正面进攻任务的第七连,由于第一连先开火,在离山顶还有几十米的时候,被敌人密集的火力压在了半山腰,无法前进。第一连在消灭了路上的40多个鬼子后迅速西进,因为地形不利,同样受到敌人居高临下的射击,进攻受阻。于是,团指挥所命令他们撤出战斗。

 

  白天奇袭,祖师庙敌人成了瓮中之鳖

 

  夜间进攻受挫,战士们都很焦急。尤其是担任主攻任务的第七连的战士,心情都很沉重。连长王思炎双眉紧锁,反复思考进攻方法。经过深思熟虑,他向团领导提出了白天进攻祖师庙的战斗方案,获得了批准。第二天,区干队和民兵同时向另两个据点的伪军展开了进攻。第七连则在第一连的配合下,顺着陡峭的山沟悄悄向祖师庙接近。由于前一天晚上进行了激战,日军断定我军白天不会进攻,所以都在庙里睡大觉,只有两个哨兵,无精打采地在庙前站岗。

  

 

  第七连战士奋勇攀登山峰进攻祖师庙。资料图片

 

  因为是白天,第七连的战士对地形观察得十分清楚。在王思炎的带领下,战士们沿着石缝儿很快就到了山顶,连敌人的呼噜声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们首先投出两颗手榴弹,把哨兵炸死,然后包围了祖师庙开始猛攻。里面的敌人顿时成了瓮中之鳖乱作一团,指挥官急得嗷嗷直叫。他们为了活命,拼命往外冲,在庙前与我军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憋着气的战士高喊着口号,争相扑向敌人。庙前横七竖八地躺满了鬼子的尸体。没被杀死的鬼子连滚带爬往山下逃,祖师庙回到了我军手中。另外两个据点的伪军听到消息后也一窝蜂地逃走了。

  从此,直至抗战胜利,日伪军再也不敢进攻神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