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市党史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 豫中惊雷

智袭方山寨

时间:2020-06-29  来源: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党史研究室

  
 

       方山寨位于禹县(今禹州市)城西偏北20多公里处的山地,为禹县第一高寨。它的东西两面是沃野平川,西北两面是伏牛山系的高山峻岭,可谓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要地,曾被军事家称为伏牛山的东方卧狮。

  寨内早有恶霸地主靳老二贴崖修筑的连环碉堡一座,堡上盖有五条大石洞,供家院护卫居住;石洞前方原为民房,被靳老二强行拆除,用作了练兵场;练兵场四周又垒有丈高的石头围墙,与寨墙形成犄角之势。按他们的说法,这叫 “寨套寨,堡套堡,固若金汤。”

  1945年5月初,日寇对我豫西发起“五县匪剿”,指挥所就扎在这个方山寨。能不能尽快粉碎这次围剿,关键就在于能不能尽快端掉该寨。

  5月18日拂晓,天降大雾,我豫西抗日第四支队趁此良机,迅速派出武工队前来侦察。武工队员们在李平同志的带领下,一大早就来到了方山寨底下的杏山坡。稍事休息后,正要继续前进,突然传来了“笃、笃”的皮鞋声。隔着浓雾,隐约看见头戴钢盔的日军巡逻队迎面而来。李平见躲避已不可能,就当机立断地命令队员们作好战斗准备。当敌人离十几米时,李平一声“打!”几十颗手榴弹迅猛地掷向了敌群,随着“啊!啊!”的惨叫声,十几具尸体便横七竖八地倒了一片。剩余的敌人如惊弓之鸟,夺路而逃,窜回方山寨,关闭了寨门。

  武工队员们见敌人逃回了寨内,便停止追击,收拾起敌入丢弃的武器,兴高采烈地返回了四支队所在地宁沟,并向司令员张才千作了汇报。善于抓住战机的张司令员经过深思熟虑后断定“五县剿共”总指挥德田一郎遭我武工队这次意外袭击后,一定会急切要求驻唐庄的伪军头子席子猷派兵增援,这是个不可多得的战机。张司令员指示武工队装扮成席子猷援兵立即出发,给德田一郎来个掏心战一一智袭方山寨!

  果然不出张司令员所料,当李平带着第一批装扮成伪军的武工队员于当晚赶到方山寨时,德田一郎正因电话线被我军切断与席子猷联系不上而急得团团转。忽然闻报席子猷派来了援兵,顿时喜出望外,带上翻译官,马上来到了寨门楼。

  德田一郎借着月光,果见寨外有20多名伪军。但狡猾的德田一郎生怕其中有诈,并没有马上让门岗打开寨门,而是用手电筒挨个照了照,又对翻译官咕噜了几句。翻译官立刻上前对李平他们说道:“太君问你们是哪一部分的,从哪里来,有没有证件?”

  “我们是禹县王玉林部,奉席总指挥(禹县伪军总指挥)的命令,特来保护太君,”李平不慌不忙地回答,“为预防八路袭击,特分作两批前来,第二批随后就到,这是证件。”李平说着掏出伪造的证件,从寨门缝里递过去。

  门岗接过证件,迅速跑上寨墙交给了德田一郎。德田一郎见证件上盖有伪军指挥部的大印和席子猷的私章(证件上的印章是我军上次范阗寨战斗中缴获席子猷的),这才信以为真,连忙命门岗打开了寨门。

  李平他们一进寨门,德田一郎满脸堆笑地从寨墙上迎了下来,拍着李平的肩膀,用生硬的中国话夸奖道:“你的朋友,大大的好,升官大大的。席子猷朋友的,大大的。你的,屋里喝茶的有。”

  李平见德田一郎放松了戒备,就装作更加效忠皇军的模样,笑着对德田一郎说:“喝茶的,不忙不忙。加强防务的,要紧。”李平说着转脸对翻译官:“我们席总指挥上午得到消息,说今早上八路军前来骚扰太君,特挑选我们40多名熟悉地势的精干士兵来援助皇军。现在已近午夜,八路军又神出鬼没,说不定会连夜偷袭,为了太君的安全,咱们还是加强警戒为是。”

  翻译官把李平的话翻译给德田一郎。乐得德田一郎哈哈大笑,竖起大拇指又一次“朋友大大的,升官大大的”夸奖了一番,并亲自领着李平查看防务。

  原来,德田一郎遭到我武工队早上的意外袭击后,如惊弓之鸟,忙命人打电话给席子猷,要求派兵增援。当他得知电话线已被切断联系不上时,更是坐卧不安。到了晚上,不得不彻底改变以前的惯例布防,把寨墙上的20余名岗哨一律由原来的伪军换成了日军,把往常睡在大石洞的日军也与伪军调换了位置,令其和衣睡在大操场上,以便随时对付共军偷袭。对李平他们的到来,德田一郎十分高兴,连忙放下高傲皇军的架子,喋喋不休地夸奖起李平来。

  李平随德田一郎从寨墙上走了一圈,每经过一个日军哨位,就留下一个我们的战士,表示“帮助”他们警戒。德田一郎对李平这样布置非常满意,叽哩咕噜地赞不绝口;被帮助的日军更是哇哇啦啦地表示欢迎;睡在大操场上的鬼子听说来了援兵,也放心大胆地进入了梦乡。

  李平刚把防务布置完毕回到寨墙上,我们的第二批武工队员就准时地来到了寨前。彼此打过招呼,李平对德田一郎说:“我的,下去看看。”德田一郎果见有第二批援兵来,越发乐不可支:“你的下去,大大的好。”

  李平下得寨来,早有门岗鬼子打开了寨门。涌进来的武工队员们迅速结束了两个门岗鬼子的性命之后,便在李平的带领下,向操场上的鬼子冲去。霎时,手榴弹的爆炸声和枪声震耳欲聋,炸得猝不及防的鬼子血肉横飞,没死的鬼子杀猪般地哇哇乱叫,只有少数鬼子冒着冲天的烟火,逃进了碉堡,企图负隅顽抗。

  寨墙上的德田一郎突然闻变,慌不择路地滚下寨墙,跌断了一条腿,被几个随从架着跌跌撞撞地逃进了碉堡。寨墙上的鬼子岗哨听见枪声,吓得不知所措。“帮助”鬼子们警戒的武工队员连忙拉他们蹲下,表示要替他们抵挡。鬼子们乖乖地蹲了下去,武工队员趁此机会,干净利索地用枪托一个个地砸烂了鬼子的脑袋。

  睡在大石洞的伪军听见爆炸声,乱作一团,大喊大叫起来:“八路军进寨啦,快……快跑!”来不及穿衣蹬裤,一窝蜂似地背着枪声而逃。可巧,天意助我,他们准备越墙逃跑的那段寨墙,正是我解放区人民“砸仓分粮”时拆扒过的,在他们你挤我扛的混乱中倒塌下来,当即砸死20多名伪军。已翻过寨墙的伪军也被倒塌的寨墙滚坡石砸得头破血流,侥幸没死的遍体鳞伤、四散逃命。

  李平见碉堡外的敌人已被收拾干净,按张司令员“速战速决”的部署,便不再强攻碉堡,带领无一伤亡的武工队员胜利而返。

  德田一郎在二三十名残兵的保护下一直龟缩在碉堡内,直至席子猷的援兵赶到,才战战兢兢地出了碉堡。处理了伤亡士兵后,他又令席子猷“护驾”,把他的“剿共”指挥部撤至方岗。此次掏心战,光打死打伤日军就有70多名,占驻禹日军的三分之一,使德田一郎大伤了元气。之后,我军又取得牛角山之战和祖师庙之战的胜利,抗战胜利前日军未再踏入禹西一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