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市党史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 豫中惊雷

红色联络站

时间:2020-07-27  来源: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党史研究室

  三十年代初,许昌城南门外土城街(现七一路)路南,有一个不太起眼的小饭店,每天人来人往,生意倒也兴旺。

  店主李全是临颍县坟台村人,他在青少年时期,随父在乡下开饭铺,学会做一些简单饭菜。为维持生活,他向亲朋好友借了些钱,在许昌开了这个小饭店。两间简陋的破草房,一个炉灶棚。晴天饭桌露天放,风雨天便挪到屋里去。饭店虽然只经营面条、蒸馍和一些普通菜,但由于李全为人老实厚道,待人热情,饭菜实惠,价钱公道,四乡进城的农民和往来客商常来光顾。

  1930年春季的一天,饭店来了一位农民打扮的青年人,他和李全寒暄几句就一同进了里屋。这个青年人是中共许昌中心县委书记刘晋。党组织为了便于开展地下工作,决定选择建立一个党的秘密联络站。刘晋了解到李全是临颍老乡,并且同情革命,热心为穷人办事,便通过家乡党组织介绍,与李全接触、谈心,启发他的觉悟。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党组织认为李全老实可靠,决定将李全饭店做为党的秘密联络站。李全见刘晋朴实家常、平易近人,也愿把心里话向他讲,他俩成了知心的朋友。

  根据党组织的安排,地下党领导的豫中革命互济会负责人王凤梧也来李全饭店工作,他一面负责叶县、临颍等县互济会送交营救革命同志的募捐款,一面接待安排中央、 省委及豫南等地下党的联络人员,解决食宿、安全问题。党组织也根据李全的觉悟和请求,让他做些力所能及的送信、放哨、散发传单、张贴标语等工作。

  1932年夏,王凤梧奉命调鄂豫皖工作,上级党遂派许昌中心县委常委杨宗白来接任王凤梧的工作。

  7月下旬的一天,饭店外屋,李全一边在灶案上不停地做菜,一边留心观察着外边的动静。里屋,中央军委巡视员张存实正在向杨宗白等党内同志传达中央扩大会议精神。忽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原来,国民党警备司令部的稽查,在许昌火车站抓捕了鄂豫边光山县党组织派出破坏铁路的小分队员,有个软骨头经不住敌人的威吓,叛变了革命,供出:中共的一些干部经常出没李全饭店。敌人得到这一重要情报,马上派警备司令部手枪队带上叛徒,气势汹汹地向李全饭店扑来。

  李全听到嘈杂的声音, 意识到情况紧急,马上放下手中的菜刀,迅速用信号向里屋报警。里屋开会的四个人立即做好撤离的准备。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杨宗白等三人从饭店前门离去,勇敢机智的张存实也从后门一闪,越墙而逃。等一群张牙舞爪的敌人赶到饭店,早没有一个人影了。扑了空的敌人恼羞成怒,恶狠狠地把李全和他弟弟李林带到警备司令部拘禁起来。

  敌人对李全进行严厉审讯:“谁 是共产党?首领是谁?”

  李全沉着地回答:“我是开饭店的, 来往客人很多,有过路的、经商的、上学的,啥样的人都有,他们住店拿店钱,吃饭掏饭钱。至于他们干啥,人家不会给我说,我也不知道.......”

  敌人多次逼问,李全总是这几句话。敌人无奈,又变换手法,在年幼的李林身上打主意,他们假惺惺地哄骗李林:“小孩子讲实话,你说说到底谁常去你们那里?他们是什么人?说了我马上放你回家去。”李林虽小,但也毫无惧色:“我不常在饭店,谁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

  由于没有抓到任何凭据,狡猾的敌人又想出了放长线钓大鱼的诡计,就把李全兄弟两人取保释放了。

  党组织认为敌人仅是怀疑李全饭店,还应继续办下去,只不过更加小心罢了。情况缓和后,杨宗白又秘密返回李全饭店工作。1933年4月,省工委根据当时情况作出了开展“红五月斗争”的决议,并编印了大批《拥护红军》《红军反围剿捷报》《反对国民党政府苛捐杂税》《拥护中央工农民主政府对日宣战通电》以及纪念“五一”“五四”“五卅”等传单,这些材料接连不断地由李全饭店向各县散发、张贴。杨宗白身负巡视重任,夜以继日,废寝忘食,终日风尘仆仆地奔波于许昌西北乡农村巡视情况,散发传单,发动群众,开展党的各项活动。李全除站岗、放哨、送信外,并利用人地皆熟的便利条件,经常向郊区农民,铁路工人散发革命传单。

  一天傍夜,杨宗白从农村回城,恰值城关戒严,敌人从他身上搜出了党的文件,把他关押监狱。李全以朋友的名义冒着危险前去狱中探望,并暗示他坚持下去,外边会想办法营救他。但是,不久杨宗白被押到开封即遭杀害。由此,李全也引起了敌人的特别注意。

  1933年6月,李全被警备司令部逮捕入狱。审讯中,敌人先拿出好多银元摆在李全面前,假心假意地引诱他:“你很穷,不想要钱吗?只要你说出谁是共产党,他们的领导人是谁,不但马上放你出去,还要奖你好多钱!”

  面对敌人的金钱诱骗,李全毫不动心地说:“你们拿这么多钱,我何不想发财?但我不知道咋说呀......我是卖饭的,天天有很多人来吃饭,至于他们干什么,谁是共产党,我一点儿也不清楚......”

  敌人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日夜轮换审问,用皮鞭抽、烙铁烧、辣椒水罐......严刑拷打,李全皮开肉绽,但他仍守口如瓶,自始至终一句话:“他们是干什么的,我不知道......”敌人气急败坏,最后下了毒手,用铁锤敲碎了李全的踝骨,李全疼痛难忍,几次昏死过去。特务们看到从李全口中别想得到一点东西,只好放他出狱。

  李全医伤期间,党组织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从上海寄款资助。李全经过医治,虽有好转,但落了个终生残疾。残疾后的李全,继续为我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