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市党史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 豫中惊雷

长葛暖泉寨抗日之战

时间:2020-08-27  来源: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党史研究室

       长葛暖泉寨位于河南省长葛市坡胡镇水磨河村。据长葛县地名志载:老城西55里,坡胡水磨河村,清咸丰10年(1860年)春建成此寨,椭圆形寨,有东、西、南、北四个寨门,北门东还有一小便门,寨门外有护寨海河、寨桥等。暖泉寨南北长850米,东西宽722.5米,寨高8.3米,寨基宽30米,寨顶宽3米,寨垛高1.5米,3米一个寨垛。有五个炮楼,西南角2个,四角各一个,八个炮台。

  1945年7月19日上午,抗日游击队获悉,日本侵略军约千余人,路过暖泉寨东北角的盛寨、石庙杨村。抗日游击队总指挥王明州与各支队长商定,抗日游击队副总指挥郑发昌带领22支队和爱人张靑军把守东门至北门,纪国贤带领23支队把守西门;贾卫国带领24支队把守南门至东门。

 

 

  抗日游击队付总指挥郑发昌,禹县无梁镇月湾村人,1938年冬经长葛坡胡乡孟排村人地下共产党员单子换介绍,发展为地下共产党员。回乡拉起一支30多人的队伍,皮定均进豫西后,为了建立豫西根据地,宣传抗日救亡,发动群众,扩大队伍,郑发昌带领队伍前去投靠,被任命为22支队长,同时被任命的有23支队长纪国贤,24支队长贾卫国。让他们回家乡各自发展壮大部队,到1945年这三支部队已发展有人枪千余人。

  日军发现暖泉寨内有部队守护,迅速散开,包围了东门和北门。郑发昌带领的22支队有机枪20挺、战马30多匹,歩枪、手枪200余支,这支部队在郑发昌和爱人张靑军带领下,打土匪、趟将,能征惯战。面对凶残的日军,郑发昌握紧机枪,居高临下,等日军靠近,郑发昌一声令下,22支队的长枪、短枪和机关枪一齐开火,因寨高8.3米,日军站着射击,好像放谷个儿一样,日军不時有人倒下,其余日军卧倒向寨子上对射。哪里日军攻击激烈,郑发昌就到哪里打。郑发昌的爱人“双枪老太婆”---张青军,跟郑发昌不离左右,她经常身带2支手枪(1支20出),关键时两手打枪。22支队连续三次打退日军进攻,在日军退却组织新一轮进攻的间隙,郑发昌带精干的战士火速下寨收获日军的枪支和子弹,尔后飞步回寨,郑发昌下寨收拾武器子弹时,帽子被敌人打落,穿了个洞,郑发昌问其爱人张青军:“看我的头上流血了没有?”张青军一看说:“你头上没流血。”警卫员把自己的帽子摘下来交给张青军,张青军给郑发昌戴上,又继续战斗,又一次打退日军进攻。郑发昌再次下寨收集武器。

  水磨河村民王有才在回忆此次战斗时说:“住俺家的王连长在打退日军时带—个战士,从北门东小便门出去,过海河夺回敌人轻机枪—挺,司令部奖给他好几块大洋”。因日军只有千余人,四个寨门除了西门,也只能包围其余三个寨门,打退一波又上来一波,这场战斗从上午九时打到深夜,东门和北门战斗最激烈,日军伤亡最大。共打死日军37人,重伤38人,轻伤50余人,缴获机枪一挺、长短枪30余支、子弹几百发。我方排长高景发、毛班长、村民石黑牺牲。

  日军因伤亡太大,恼羞成怒,至深夜又调来日军近千人,增援暖泉寨,暖泉寨被日军包围。抗日游击队终因寡不敌众,连夜撤离暖泉寨,退至禹县老山坪。

  战斗停下来了,枪声不响了,但夜已深,日本鬼子不敢进寨。后半夜日本人在北门外淀池上,焚烧三具尸体,其中一人未死透,烧前先泼油,就这样死的活的全烧掉,烧掉的这三人都是汉奸,真正日军的伤亡士兵全部带走。第二天,等天亮了日军才敢进寨,暖泉寨陷落敌手,日本兵进各家各户强奸妇女10余人,抢逮鸡鸭百余只,生猪几头,还有四五辆牛车,把全村男女老少2000余人,集中到大街上,一个个进行审问。拷打村民百姓,查找游击队员。抓住南街的李全中,问他是不是游击队员,李全中说我不是,就进行拷打。就这样连续审问拷打有二十多人。村民王发修、韩三、张怀等40余名青壮年男子当时都被日军抓走,让他们下苦力,送伤兵员。王发修回忆说,日军让他们抬担架、干活,还不让吃饭,一直把日本的伤员抬到新郑县东门内路南一家医院,日军才让他们回来,李全中和十多名青年上禹州给鬼子带路,李全中回忆说,走到城北八里岗,趁天黑解手的机会,向东跑了回来。王长木是在日本兵进寨后,被抓去给鬼子烧火煮鸡子和猪肉,因烧的树根着不起来,日军急着吃,揭开锅盖一看不熟,狠狠地打了他一顿。日军入寨后骚扰百姓使村民受尽苦难,至今这一带村民谈及此事,都还对日寇痛恨万分。

 

  作者:杨春喜 长葛市佛耳湖镇陈官庄人

           刘永强 长葛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