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市党史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 豫中惊雷

王全兴运枪记

时间:2020-09-18  来源: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党史研究室

  王全兴穷苦出身,常年在王刘村一个地主家扛长工。后在我地下党许昌情报站站长贺群的帮助下,他辞去了长工活计,走上了解放许昌城的地下交通员革命道路。

  1947年仲秋的一天下午,我地下党许昌情报站站长贺群,找到王全兴,严肃而认真的说:“你到德州去一趟,把一批货物运回来。”边说边把已经写好的信交给了王全兴,并把沿途与什么人接头,接头人的相貌、穿着和暗语,都一一的交代清楚后,又反复叮嘱王全兴,让他保管好信,记清楚话,祝他一路顺风。

  王全兴慎重地接过了信件,俩人又商量了动身的时间,以及途中遇到麻烦时的应对方法,一切商妥后,贺群便压低声音坚定地对他说:全兴,明天一早动身,路上只要按照我交代你的去办,会有‘同乡’帮助你的。

  当晚,王全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他感到任务重要,又是第一次单独出远门,不停地在心里告诫自己:务必谨慎沉稳,不能有半点马虎。他一遍遍地重复着接头的暗语,强迫自己一定要记牢。忽然,他又一骨碌爬了起来,把棉袄肩上的内缝撕开,将信件装了进去,用针线缝好。待一切准备停当后,才迷迷糊糊的勉强入睡。

  第二天天还未亮,王全兴就起程上了路。贺群将他送到火车站后,帮他买了开往郑州的火车票,他便登上了北上的火车。车厢内很乱,空气浑浊,烟味刺鼻,可王全兴全然不顾,只盼着早点赶到,顺利完成任务。

  “呜”,随着一声长长的汽笛,火车到了郑州站。王全兴赶紧下车,按照贺群的交代,买了一个烧饼和一只烧鸡,边吃边等“同乡”。不一会儿,一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人走了过来,说:兄弟,吃着要谨慎,这儿可有欻(chua)馍的。王全兴听到这话,心中暗喜,来人说的话与贺站长叮嘱的一字不差。他很快装起了馍和烧鸡,说“谢谢关照。”来人问他:是来郑州的?王全兴说:不是,到德州去。来人便向王全兴身边凑了凑说:到德州要走徐州,怎么跑到站外呢?王全兴说:带盘缠不多,找个“同乡”先买张到徐州的车票。来人压低声音说:“同乡”就是我,走吧,买票上车。

  王全兴坐上了开往徐州的火车,随着“哐当、哐当”的车轮声,他的心绷得越来越紧。火车到了徐州站后,王全兴赶快取出烧饼和烧鸡,同在郑州站等人一样,等候着接头的人。这时,一位身着蓝色裤褂的人向他打招呼:兄弟,吃烧鸡要注意,这儿可有欻烧鸡的……。王全兴又顺利的接上了要找的人,来人给他买了徐州到德州的车票,他又登上了开往德州的列车。

  到了德州,天公作美,突然刮起大风,电线被刮的“嗡嗡”作响,站台上混乱一片。王全兴倚着候车室的门扇,以车票丢失为暗号嚎啕大哭起来。一会儿,一位身穿黑色裤褂的人走上前来,俯身问他道:“兄弟,丢的是上车票还是下车票”?王全兴边擦泪边偷偷地打量着来人的相貌,答道:“刚下车的车票丢了”,来人沉了一下又问:“几张?各是什么地方的?”“三张,一张是许昌至郑州的,一张是郑州至徐州的,一张是徐州至德州的。”王全兴话音刚落,来人便爽快地说:“不要哭了兄弟,我捡的就是你的车票,跟我来吧。”王全兴一听暗号相符,来人是“同乡”,便随来人走到一僻静地方,稍等拉话。

  正说着,一个戴墨镜、蹬三轮的迎面驶来,猛刹车后,拉下风镜朝向他们说:“车来了”,“同乡”嗯了一声便招呼他上车。三人一同来到西大街路北朱家旅馆,在三楼一个单人房间,王全兴将带来的信件取出,交给了“同乡”。“同乡”看过信后,边折叠边说“全兴,明天还要把这批货运回去,你先吃饭吧”。

  吃罢晚饭,“同乡”对王全兴说:“恁掌柜的与我们合办了一个造纸厂,在这里买了五百来斤碎纸,我雇了一辆一套二的汽马车,已打捆装车,请你坐车押回。……”说着,交给王全兴80块钢洋做路上盘缠费。王全兴把装有钢洋的大腰带束在腰间,“同乡”端详了一下说“行,干净、利索!”接着他向对面房间喊了“803、805……”四个数,很快,走进来四个年轻且老练的小伙子,待大家坐定后,他指着王全兴说:这是许昌来的客人,要运一批“货”回家,路途遥远,怕出意外,需要你们陪送。不过,在路上,表面要互不相识,内心要相互信赖和帮助,在这里大家先认识一下吧……。事情商妥后,已是深夜时分,大家各自回屋歇息。

  次日,鸡叫头遍,王全兴便起床下楼,正好与德州这位接头“同乡”碰面。在他的引领下王全兴坐上了汽马车,沿大道踏上了返回的路。

  一路上,晓行夜宿,风尘仆仆。相见的四个人各自骑着一辆自行车,与马车若离若即。每隔三天,王全兴就取出十多块钢洋,交给随从筹办吃住。行车的速度也由慢到快,麻溜顺利。

  正当大家感到顺溜时,麻烦来了。车子经过一个县城时,被税管拦查。见状,王全兴连忙下车,按照事先商量,恳求高抬贵手。可拦查人不仅不听,还硬要查货纳税。王全兴想:这车上装的货物,绝非一车碎纸,否则,何必派人护送?更不必跑这么远的路程……决不能让他们查看。于是,王全兴不慌不忙的说:俺掌柜的是个大方人,刚才进城时,拐到县政府瞧看一位朋友,一会儿就来。你们先合计一下,让纳多少税都可以。就在这时,一个骑自行车护送王全兴的人已更衣换装,备好礼物,大模大样的走了过来。只见他悄悄地把税管员拉到一旁,耳语了一阵,红包一塞,回头向王全兴喝道:“在这儿阻碍交通,还不快走!”话音未落,车夫便扬鞭催马,顺势而去。

  避过查税人,王全兴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不知不觉中车队行进到许昌县境。这时,王全兴把身上花剩下的钢洋,连同腰带,交给了四位完成任务即将返回的骑车人。

  此时已是深夜,大车停在了贺家门口。许昌交通站站长贺群早已等候在此。王全兴急切地说:“货物运回来了,卸在哪儿?”贺群一拍大腿:“好!就卸在咱家,快卸车。”

  随车的几个人分别把两个非常沉重的长捆抬进牲口屋,两个小捆抬进了贺群的住房。王全兴转身安顿好车夫后,才回屋歇息。当路过贺群住房窗下时,只听到贺群对伯父賀升平说:全兴很老成,会办事,把枪安全运回来了。王全兴一听运的是枪,不禁“啊……”了一声。这一叫不当紧,惊醒了正在谈话的贺家爷俩。贺群急忙走出房门,叫住王全兴,并拉他进屋,声音低而坚定地说:全兴,你是个穷苦的硬汉子,是俺信得过的年轻人。共产党、毛主席领导咱穷人挖穷根,闹革命,打倒土豪劣绅,没有枪可不行,你以后要听党的话,成为党的人,要保守党的秘密,要完成党交给你的一切任务……。

  王全兴听了贺群的一番话,感到贺群干的是正事,合乎自己心意,便表示要跟着共产党走,让组织放心,一定保密。这次,王全兴一共运回长枪22支,短枪44支,子弹2000多发,为解放许昌城派上了用场。

  这年12月15日,许昌城第一次解放。不久,贺群任许昌县县长。就在大家欢庆解放胜利的时刻,贺群对王全兴说:“全兴,华野三纵胜利解放许昌城,还有你中共许昌情报站交通员的一份辛劳呢!”

  (作者:许昌市老干部大学何洁)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