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市党史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 豫中惊雷

血战许昌

时间:2021-01-08  来源: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李东法、宋爱平

  1944年4月, 日军突破中牟防线过黄河之后,进攻矛头直逼许昌,远处不时传来隆隆炮声。

  故都许昌战云密布,人心惶惶,富商大贾携儿带女, 收拾金银细软,四乡逃难……

  24日下午, 国民党第三十一集团军新编二十九师的2000多名官兵,召开了“抗击日寇、保卫许昌”的誓师大会。一个面容清俊、仪表端庄的青年军事指挥官慷慨激昂地讲道:“全体官兵弟兄们,日本鬼子已经打到我们家门口了,守土抗战,人人有责。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们要有必胜的信心,与许昌共存亡,誓死保卫许昌城……”他就是二十九师师长、许昌城防司令吕公良。

  “誓与许昌共存亡!”“誓死保卫许昌城!”阵阵口号声响彻许昌城上空。

  会后,处决了3名日伪汉奸,吕公良以城防司令名义贴出布告,公布其罪状。

  各防守部队迅速进入战斗位置,严阵以待。主阵地在旧城根基上构筑轻重机枪掩体,形成了交叉火力网。阵地前有三四米深、数十米宽的城壕,城壕里设置了铁丝网,壕外布设了地雷群。吕公良师长亲自部署察看了城南思故台、城西五郎庙、城北俎庄、城东塔湾四个郊区前哨阵地。

  日军以十二军三个师团万余人的兵力完成了对许昌的纵深包围。

  种种迹象表明:一场大仗、恶战,一触即发……

  30日上午7时许,城东、南郊的战斗同时打响,接着城北、城西也传来枪声。

  思故台前,守卫部队一个连,凭借工事,居高临下,沉着应战,整个上午日军没能前进一步。中午时分,日军动用大炮、飞机,千百发炮弹倾泄思故台,八十七团守军按计划撤退。

  城西五郎庙阵地,日军在炮火掩护下进攻守卫五郎庙的官兵,经过逐村、逐阵地阻击,9点30分在英美烟公司旧址与敌人展开手榴弹战,双方形成胶着状态,遏制了日军的进攻。

  城北俎庄阵地,八十五团二营五连凭借寨墙有利地势,给进犯的日军以沉重打击。连长欧阳步腿部负伤仍坚持指挥哉斗,从早上一直打到中午,完成了支撑任务,撒回到城内主阵地。日军占领俎庄后,得意忘形地继续向南攻击,踏入了二十九师设下的地雷群,日军被炸得血肉横飞、鬼哭狼嚎,伤亡很大,不得不暂停进攻。

  南塔湾阵地由八十五团六连守卫,连长李安唐一边坚守自己阵地,一边侧射南关之敌,有力地支援了南关守军,对日军攻城构成了威胁。敌人动用飞机大炮猛攻塔湾,至今文峰塔身尚有当年日军留下的弹痕,成为日军侵犯许昌的铁证。日军占领塔湾后,用三门小钢炮向城内文昌阁轰击,威胁着八十七团部。八十五团团长杨尚武命令二连反攻塔湾,连长吴超由三里桥率队向南猛攻,攻到罗庄,与敌人展开血战。四班长王合义腹部中弹,肠子流出,用手捂住仍继续战斗。三班长左庚臣多处负伤,血流不止,仍向前冲击。连长吴超赤脊梁,掂片刀,冒着枪林弹雨,率全连战士与敌人打得难分难解,有力地牵制了敌人兵力。

  中午,除外围据点被日军占领外,四关仍在二十九师掌握之中。日军对二十九师的顽强抵抗感到吃惊,打乱了他们速战速决攻下许昌的计划,不得不继续增援部队,集中炮火攻击南门。下午5时,日军出动12架轰炸机在二十九师阵地上狂轰滥炸,12门大炮向西门外的房屋和城墙西南角集中轰击。

  在保卫南关、西关的战斗中,二十九师官兵临危不惧,沉着应战,以血肉之躯和敌人展开厮杀。营长何景明、胡光耀身先士卒,连退敌人数次冲锋,最后壮烈牺牲,实现了他们与阵地共存亡的誓言。二营长乔冠英从美国医院(现中心医院)撤出时,看到进城的道路被日军切断,掂起铡刀,带领大刀连冲入敌阵,砍出一条血路,撒回城内。

  接着,日军发动了更加猛烈地进攻。吕公良师长坐镇南门指挥战斗。八十七团的战士们越战越勇,连挫敌人六次冲锋。吕公良命令不惜任何代价守住南门,并向南门增援了一个补充营。此时日军组织了20多人的敢死队,借着大炮浓烟,从城西南角跳进护城河,赤身冲了进来,抢占了城墙边的三间茅屋,但被我战土阻止在那里动弹不得。攻击南门的日军,从城南郊高庄调来四辆坦克猛攻,10分钟后将南门工事破坏,冲入城内,不等敌人站稳脚根,八十七团战士即冲上去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

  晚8时许,敌人后续部队冲进南门,八十七团部分士兵退了下来,团长李培芹正在师部汇报战况,听到南门失守,火冒三文,眼圈都红了。他站在小十字街口,看到部队由奎楼街向北退却,甩掉帽子,掏出左轮,对空连发数枪,大喝一声:“给我顶住!”急速向南跑去,和战士们一起打了个反冲锋,然后和敌人展开逐房逐屋的争夺。副师长黄永淮的侄子黄正道,是八十七团的一个连长,天黑前从南门撤退到天平街,正碰上黄永淮督战。黄永淮持手枪命令:“坚决顶住,后退者枪毙!”黄正道又带领全连返回南门和敌人拼杀,最后全部牺牲在南门。

  夜10点左右,八十七团团长李培芹回到师部,诚恳地对吕公良师长说:“战斗打得这样惨烈, 伤亡不断增加,战局实难扭转。况且援军李仙洲部队在颍桥受阻向西南撤退,泛东挺进军策应许昌在五女店以东与日军交火,不胜而东撤。许昌完全处于孤立无援的局面,再下去我们只有在这里等死。走吧师长,我带全团弟兄掩护你。”

  “不!没有上峰命令,就是战死许昌,决不后退一步,这是军人的天职。不准你再说泄气话,不然军法处置!”吕公良坚定地回绝了李培芹。

  夜11点, 南门西门相继失守,部队一批批退了下来,师指挥部由东大街迁到灞陵中学的院内,门前躺了许多伤员。吕公良眼含热泪望着自己的部下,思考着明天的作战方案。

  这时,上级总部发来“为保存实力,以利再战,撒退”的电令。

  夜12点,吕公良师长以沉重的心情召开部分营、团以上军官紧急军事会议,传达了总部的命令,部署突围计划。会上决定重伤员安置百姓家,轻伤员随队撤离。一路向东突围,一路向西突围,一路由吕公良师长和黄副师长率部掩护,向东北方向佯攻,且战且退。最后吕公良亲手取下墙上二十九师师旗,双手托起,心似刀绞,泪如泉涌:“师旗啊师旗,你是全师的灵魂,也是我们的骄教,你陪我们抵抗数倍于我的侵略者,你鼓舞着全师将士打垮了敌人无数次冲锋。今天,为了不让你落入敌手,给我们中华民族造成耻辱,只好让你先走一步了。”

  在场全体官兵摘下军帽,跪倒在师旗周围,顿时,哭声四起,这悲壮的场面震撼着苍天,震憾着大地。师旗在冉冉升起的焰火中,带着二十九师全体阵亡将士的英灵,带着对日军的刻骨仇恨,燃烧、升腾……

  5月1日凌晨,吕公良率部出许昌东门,向城东北撒离。当行至大坑李、于庄一带时,与日军二十七师团封锁线上的部队遭遇,双方展开激战。突然,吕公良觉得胳膊一热,低头一看,鲜血染红了军衣,他悄悄撕下一条衬衣布包扎一下,又继续指挥战斗,和随从数十名人员冲出包围,向小王庄、邓庄方向撤退。

  天亮了,敌人看到二十九师人数不多了,就从于庄派出一支由几十人组成的自行车队,到小王庄东头进行拦击。双方激战一小时左右,吕公良不幸腹部中弹,流血不止。他忍着痛,咬着牙爬到小王庄西头两片坟地之间的麦田里,再也无力挪动一步。

  “师长,我来背你走。”警卫员鲁秉正、卜金斗争着去背吕公良。

  吕公良师长艰难地摆摆手,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我不行了,你们走吧,不要再管我了。”

  “不! 师长,要死我们死在一块。”警卫员眼含热泪坚决地说。

  “我们三人不能 都死在这里,你们能活着出去,以后也有个报信的人。”

  “我们不能丢下你不管,师长……”

  “这是命令,快走……”

  两个警卫员无奈,向吕公良行了一个军礼,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他们敬爱的师长。

  吕公良费了好大的气力,把一个战土的尸体压在自己身上,躺在那里恍恍惚惚:太谷战役冲锋陷阵、台儿庄大战胜利回师、舞阳反扫荡时带领师部文职人员身背手榴弹准备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场面又显现在他的脑海……啊那不是妻儿吗?你们怎么来了?那天不是送你们回去了吗?

  那是大战前夕,吕公良到总部开完军事会议回到许昌,见到妻子带着儿子从后方赶来,他深知这次许昌之战将是一次血战,立即忍痛送妻儿回南召后方留守处。临别时,吕公良悲壮而又深情地对妻子说:“这次战斗, 我很有可能为国牺牲,这是咱全家的光荣。你不要难过,好好照料孩子,等他长大,继承我们未竟的事业,坚决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

  “不!不!我不要你牺牲。我等着你,永远等着……”妻子泣不成声了。

  吕公良微微睁开眼,夫人啊,你在哪里?孩子呢?……他又昏过去了。

  8时左右,受重创的日军恼羞成怒,兽性大发,把11名二十九师被俘人员用刺力活活扎死。更不堪入目的是,残无人性的日军把一名被俘人员绑在树上,用刺刀向其嘴里捅去……副师长黄永准看到日军如此残暴,猛地从敌人手中夺过手枪,击毙日军一人,自己饮弹身亡。

  下午,日军南进。许昌周围群众自发地掩埋抗日战士尸体,抢救幸存伤员。有个叫王柱的农民走到麦地边,忽然听到有人“哼”的声音,急忙走了过去。走进一看,只见一人手里握着一支20响驳壳枪,身边放有一张名片,知道是二十九师师长吕公良。

  王柱立刻找来几个人, 用一个长方形荆筐把吕公良抬到了岗王村。当时,吕公良已奄奄一息,为抢救他的生命,村民们想尽了办法,用鸡皮贴住他的伤口,并用大烟向他嘴里吹,想以此来提神止痛,但终因流血过多,吕公良于5月2日下午2时牺牲,时年38岁。全国解放后,吕公良被中央军委批准为烈士。

  许昌抗日保卫战,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鼓舞了抗日军民的士气,体现了中华民族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爱国精神。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