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市党史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 豫中惊雷

“土坦克”大显神威

时间:2021-02-07  来源: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李成

  抗日战争时期,我军在战斗实践中不断摸索,为攻破敌人的寨堡,自制了一种用桌子和毯子、棉被组成的“坦克”。这种“坦克”形式单一,材料易找,制作简便,只要有一张桌子和一条毯子或棉被就成。把毯子棉被用水浸湿,往桌子上一盖,上边再压点土,既可以挡住敌人射来的子弹,也可以挡住飞来的弹片。两个人往桌子里边一钻,一个架着桌子,一个架一挺机枪,就能直冲到敌人的寨堡跟前。因此,军民称之为“土坦克”。1945年,八路军某部进军寨堡林立的豫西时,用这种坦克发挥了巨大威力,攻破范寨就是其中的典型一例。

  范寨位于禹县西部山区。它的东、西、南三面为高山峻岭,北面是数百亩大的平川,的确算得上易守难攻的战略要地。加之西边不远的上官寺寨和北边不远的唐庄寨,同范寨形成犄角之势,更是如虎添翼。禹县著名惯匪、无恶不作的日伪反共自卫军总司令席子猷为阻止我军东进,即盘踞于此。他狂妄地扬言,“八路军即 使个个都是三头六臂,插翅也难飞越我禹西天险。”他把亲信爪牙李银安的一个团安放在上官寺和唐庄这对犄角上,而自己驻扎于范寨,认为可以安然无忧了。

  1945年4月初,八路军某部一、四支队为顺利东进,在横扫了密南之敌后,即挥师东南,直捣上官寺而来,并于4月3日夜迅速组成钳形攻势,向李银安部发起冲锋。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李银安弃阵逃窜。我军乘胜追至唐庄街内,又与敌人展开激烈巷战。至次日晨,打死打伤伪军140多人,俘虏130人,李银安仅带了20几名残兵败将,惶惶如漏网之鱼逃进了范寨。

  一夜之间,我军连端席子猷两个踞点,使广大官兵倍受鼓舞。打扫完战场,军区司令员王树声、四支队司令员张才千、政委王其梅等首长即坐下来研究怎样才能一鼓作气端掉席子猷的老巢——范寨。

  王司令员指着作战地图说:“这个寨堡是县伪军头子席子猷盘踞的老巢,也是我军能否继续东进的一大障碍。我们必须千方百计把它吃掉,才能保证按时完成党中央毛主席交给我们的东进任务。现在我们看到了,该寨三面环山,北面是开阔地,又有永泉河相隔,要攻打的确有一定困难。但我们不能因为有困难,就给敌人以喘息的机会......”王司令员说完,环视一下各支队首长,意思是要大家各抒己见。

  张司令员站起来说:”据侦察,该寨不仅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我们虽然昨天晚上砍掉了上官寺和唐庄它的这对犄角,但它还有一对小犄角在西南山头,那里有俩暗堡,三个连的兵力。只有首先吃掉他们,才能顺利进攻该寨。依我看,我们需兵分两路,第一路用“土坦克”从东北角的开阔地佯攻该寨,以吸引席子猷的火力,待席子猷全力应付东北寨时,第二路绕道西南,先吃掉暗堡之敌,然后居高临下,与东北路两面夹击,方能迅速攻破该寨......”张才千司令员的意见立即得到了与会首长们的赞同。

  唐庄的村民们听说子弟兵要用“土坦克”攻打席子猷的老巢,无不摩拳擦掌,争先恐后献出了桌子和毯子棉被。半天时间,广大军民就制成了20多辆“土坦克”,单等天黑后,向席子猷发动攻击。

  此时,阴险狡诈的席子猷仍余怒未消地训斥着李银安。整个上午他已把李银安这个“饭桶”骂了个狗血喷头,“奶奶的,堂堂一个团,竟顶不住八路的小小进攻,一夜连失两寨,却还有脸回来见我!”李银安鼠眼瞪了几瞪,没敢吭一声,他很想把这次“失利”归咎于席子猷的不予援助上,可他知道在杀人不眨眼的席子猷面前稍有不慎,就会命归西天。最后,他见席子猷骂够了、骂累了,才强装笑脸连忙扶席子猷歪倒在大烟榻上,然后按照席子猷的命令去“严加警戒”。

  李银安刚走出席匪指挥部,就迎面撞上了慌慌张张来报信的东北寨岗哨,说八路不知用了什么装备,像坦克一样光见物不见人,已过了永泉河,正急速向这里攻来。不待李银安有所反应,东北角已枪声大作。

  正在烟榻上的席子猷听见枪声,如碰到鼠夹般弹了起来。“警卫员!”他大声叫道。警卫员没到跟前,李银安窜了进来。席子猷一见,即恼羞成怒:“奶奶的!你不快去给老子顶住,跑进来给你爹吊丧?”李银安本想进来与席子猷商量对策,没曾想又遭了席子猷一顿臭骂。“你奶奶的!”李银安心里回敬一句席子猷,也就灰溜溜地退了出去。

  席子猷唤过警卫员, 厉声喝道:“你们都死光了!奶奶的!还不快去让警卫连给老子顶住!”席子猷边骂着边已握枪在手,匆匆向东北寨赶去。

  一踏上东北寨墙,借着朦胧夜色,就见一个个黑瓶子的东西直冲过来。他慌忙下令让所有轻重武器一齐向这些不明之物开火,妄图一举阻止我军的“土地克”前进。谁知打他的“土坦克”照冲不误,里边的机枪也展开了猛烈还击。席子猷正气急败坏之时,突然从西南方向又传来“轰——轰”两声巨响。我第二路人马已按计划拿下了两个犄角暗堡,随之如猛虎下山一样喊杀着直扑该寨而来。

  席子猷听见背后的两声爆炸, 就跳将起来。“李银安!”他想让李银安带人去应付西南秦。可吼叫了三声,仍不见李银安的踪影。要在平时,别说他一连叫三声,就是叫两声,李银安不到跟前,他就会立刻把李银安给崩了。可此时,他哪里还顾得了许多。我军的“土坦克”已攻到了寨前,而他的属下早已惊呆得停止了射击。席子猷自知大势已去,仰天一声长叹,便软瘫在寨墙上。

  他这一倒不打紧,像是下了撒退命令,狼狈不堪的匪兵们更加慌乱,竞相逃起命来。席子猷的几个亲信慌忙架起他们软瘫在地的“主子”,抢先跳下寨墙,径直向只有铁杆亲信才知道的东寨暗洞逃去。

  首先入寨的我军第二路迅速打开了寨门,与后续部队一起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这时,使用“土坦克”的我军第一路在张才千司令员的亲自带领下也已攀梯登上寨墙,向没王蜂似的敌人狠狠射击。敌人遭此前后夹击,很快失去了抵抗能力,一个个束手就擒。

  我军一清点俘虏,发现没有席子猷,张才千司令员急令搜捕。战士们发现东寨暗洞,知道席子猷是由此逃出,便向东紧急追击。

  像抽了筋的席子猷在亲信的拖拽下,一口气逃到了文殊店,稍喘粗气,发现裤子里早有稀屎拉出,正要换洗时,又闻急报:八路在后边紧追上来了。席子猷一听,“咕咚”一声瘫倒在地,身子成了一堆泥。那几个亲信慌忙又架起他一边向火龙方向逃窜,一边喝令紧随他们逃出的伪兵分路阻击,那些伪军又被我追击部队俘虏。

  就这样,我军巧妙地运用“土坦克”,轻而易举地就攻破了席子猷号称“固若金汤”的范寨。打死敌人200多名,俘虏500余名,缴获各类武器1000多支,伪钞3万多元,钢洋1000多块,大烟土10余斤, 以及军用地图、秘密文件、印章等物。其中秘密文件和印章在不久后的“智袭方山寨”的战斗中发挥了很大作用。此次战斗,使席子猷大伤了元气,直到抗战胜利,再未敢向禹西解放区移动半步。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