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市党史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 豫中惊雷

近代陈岗人民的激情岁月

时间:2021-03-15  来源: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桑晓东

  陈岗人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革命老区功绩纪念碑”的不朽魂灵。在风雨变幻的近代,他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告别古老的村庄和田野,一步步走向光明,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烽火中,不畏艰难险阻,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立下了汗马功劳。

  当我们走进陈岗,走进陈岗小学,校园内耸立的“革命老区功绩纪念碑”映入眼帘。碑座上镌刻的烈士和革命英雄名单,铭记着历史,纪录着一个个不平凡的过往,让人仿佛又回到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抗日烽火——树起抗日民兵大队的旗帜

◎宣传抗日,青训班学习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占领东北,中日民族矛盾开始上升。1935年,华北事变,中日民族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日本全面侵华,中华民族全民族抗战开始。

  1938年1月,进步人士陈兆祥在禹县城内组织抗日义务宣传队,宣传抗日救国。2月,武汉特二区《信义报》记者艾炜生回禹,带回千余份毛主席讲话等进步报刊,通过各种形式,扩大共产党在禹的影响。3月,陈兆祥和任国瑞等在城内药王祠街开办书店,公开出售进步书刊。

  3月6日,日本飞机轰炸禹县,并用机枪扫射围观群众,死伤多人。日本的滔天罪行,深深激怒了禹县的热血青年。在全国抗日救亡形势的影响下,当年秋天,任国瑞和艾福林、葛伯园、田民生、徐克勤一起去西安八路军办事处报到,后经办事处介绍到陕西泾阳县安吴堡青训班学习。

◎抗捐抗税,成立自卫队

  青训班学习结束后,根据组织安排,任国瑞等又回到了陈岗。陈岗伪保长田协五,依仗小舅子席子猷的势力,随意向群众要款要粮,使百姓苦不堪言。任国瑞看到这种情况,一边宣传动员群众抗捐抗税,一边在本村知名人士的支持下,成立了计核委员会。凡上边派来的粮需经计核小组分配、签字、盖章,从而杜绝了伪保长私自派粮款的现象,使群众利益得到保护。随后,他又以加强村子防范为名,成立了以他为首的自卫队,成员发展到二十多人。自卫队要求田协五下台,否则将其打死。席子猷知道后,解散了自卫队。

◎积极抗日,成立情报小组

  1944年秋,豫西抗日先遣队皮定钧部38团到达陈岗村。八路军的到来极大地鼓舞了陈岗村民。任国瑞等人主动给部队带路、提供情报等。

  1945年农历二月间,任国瑞在文殊马寨又与豫西抗日先遣队第四支队张才千司令员取得联系。受其指示,秘密发展情报员,成立情报小组,由其任组长,组员有田家信、任国栋、马成等。

  根据组织的安排,他们配合武工队长张先禄、队员徐云峰等,收缴当地散存的枪支弹药。情报员马成得知禹县商会会长罗某在马庄存放有枪支,就连夜侦查,摸清其共有三十多支步枪和四支手枪,连每支手枪的号码都弄得一清二楚。为收缴枪支,情报小组计划杀掉罗某。张司令得知后,劝导他们:“罗为统战对象,不能杀掉,应尽力动员其出来抗日。如不同意出来,可动员他将枪支弹药缴出来,将罗带到山区藏起来。”按照张司令的指示,一天晚上,情报小组配合武工队,将罗会长的住处包围起来,由武工队张先禄队长向其反复宣传党的抗日政策,动员其公开抗日。罗借口年老体弱,加以拒绝。这时张队长又动员他把枪支缴出来,罗狡猾抵赖,拒不承认。张队长强压怒火,耐心地指出了他存放枪支的数量,甚至连手枪的号码都说得清清楚楚。罗会长再也无法隐瞒,不得不把所藏的枪支弹药全部交了出来。

  这次缴枪的胜利,大大鼓舞了全体队员的积极性,同时也受到了张才千司令员的表扬。

  十余天后,八路军豫西抗日先遣队第四支队给进犯文殊、贺庙等地的国民党自卫团以迎头痛击。随后,陈岗情报小组侦得唐庄联保处主任将三十八支步枪埋在马庄,离情报员马成家十几米远的土洞里。一天夜里,由任国瑞、田家信、魏炳坤、任国栋等情报小组成员配合武工队,将埋藏的枪支全部挖了出来。

◎发展武装,成立游击小组

  为了发展武装,武工队给情报小组配发步枪七支,并正式成立游击小组。任国瑞任组长,成员有魏炳坤、田家信、任国栋、范恒太、连荣光、陈春秀等。游击小组白天分散,夜晚集中活动,扰乱敌人。

  当时,陈岗村是禹县到唐庄、官山寺一带的必经之路,而且处在伪军的三面包围之中。柳林、尹岗、坡街各驻有伪军的一个中队。关帝庙、绳李也住有零散伪军。鉴于这种情况,游击小组决定充分发动群众,提高警惕,扩大武装,打击敌人。在武工队的配合下,游击小组一方面发动群众,成立农会,实行倒地,减租减息;另一方面扩大队伍,组织自卫队,不断扰乱敌人。村中不少青年争先报名参加民兵,游击小组发展到脱产民兵40多人,不脱产民兵30多人;同时把村民家中的三十多支枪全部集中起来,武装民兵队伍。此外,任国荣、田复兴、连学卿、王长兴、曹水新、连顺喜等十多名青年到豫西四分区军政干部学校学习。游击小组经常在夜晚派出部分民兵,朝柳林寨打枪,扰乱敌人,迫使敌人不敢贸然出寨骚扰群众。

  一次,柳林的伪军到疙瘩寨抢劫群众的财产。陈岗民兵得知后,占据陈岗村北头的高地,给伪军突然袭击。敌人听到枪声,误认为八路军来了,惊慌乱跑,弃物逃命。

◎队伍壮大,组建民兵大队

  随着形势的发展,张才千司令员指示,将陈岗民兵与唐庄等地的民兵共130人进行整编,正式成立禹县民兵独立大队,由任国瑞担任民兵大队长。

  为保护群众,保障驻守在唐庄的八路军军政领导机关的安全,民兵独立大队在区干队、武工队的配合下,对坡街、绳李、关帝庙等地的伪军主动出击,扰乱敌人,使敌人不敢轻易出动。

  后来上级又把禹县民兵独立大队整编为禹县抗日民兵大队。

◎短兵相接,吹响雄伟军号

  抗日民兵独立大队成立后,在任国瑞的带领下,和日伪军展开顽强的斗争。

  一九四五年农历七月下旬,文殊区区长张先禄,通知官寺一带的民兵到陈岗集中,和陈岗的民兵一起,夜间到后柳村对当地的伪军边侦探,边靠近,待机发动进攻。

  一天,抗日民兵独立大队人员在关帝庙吃早饭时,发现马楼村驻守的伪军向后刘村方向袭来。全体民兵立即转移到连楼村监视后刘村和绳李寨上的伪军行动。被伪军发现后,迅速隐蔽到路旁的玉米地里。大队长任国瑞向后刘村寨边靠近时,被藏在玉米地里的伪军发现。一个伪军猛起将大队长抱着,两人展开搏斗。大队长腾出一只手,上去拐着那个伪军的脖子,他猛地一用劲,将敌人甩在了地上。别的敌人上来帮忙时,已经来不及了,大队长转身消失在玉米地里。

  当时民兵大队的人员与伪军仅隔一块玉米地,双方说话都能互相听见,伪军漫无目的地开枪射击。这时司号员陈金聚正跟在张先禄区长身后,看见任大队长满头是血撤了过来,就试探着向张区长建议:“现在敌情不明,不如咱们民兵先退到沟南,以利于战斗。”张区长说:“可以。”随即民兵们迅速撤到了沟南。民兵刚隐蔽好,禹县抗日独立三团团长李西恩带一部分队伍过来了。他对张先禄区长说:“自卫团从东边李家村向后刘村靠拢过来了。”话刚说完,后刘村、绳李、马楼村过来的伪军齐向我民兵开火。刹时,枪声大作。没有战斗经验的民兵一时不知怎样应对。这时作战经验丰富的唐庄区区长贺继云,沉着冷静地让站在身后的陈金聚吹冲锋号。陈金聚马上站在高地上,吹响了冲锋号。敌人听到号声,以为是老八路,调头就跑。民兵这才得以安全地撤回到陈岗村。

  这次出击,尽管没能与敌人正面接战,但对于缺乏实战经验的民兵来说,敢于向敌人进攻,这本身就需要很大的勇气。这充分说明陈岗民兵敢于战斗的决心。同时,通过这次行动也锻炼了陈岗的民兵。

  后来人们提到此次行动,都称它是“雄伟的军号”。

中原突围——续写解放战争的光辉篇章

◎奉命南下,转战大别山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投降后,国民党集结30万军队,向我禹西解放区围攻。

  席子猷的伪军趁我八路军集体转移之机,也纠集1800余人进攻陈岗。陈岗的民兵,一方面组织群众迅速转移,一方面还击敌人。陈岗村大部分村民扶老携幼转移到西部山区,被我当时的人民政府安排到群众家暂时度生,剩下的民兵在陈岗寨上不时地还击敌人。

  我们陈岗的民兵在抗击敌人后,奉命撤退到唐庄与八路军会合后,有40多人正式参加了八路军,随军南下离开了家乡,到达了大别山与李先念率领的部队会合。

  1946年6月,陈岗民兵有近三十人参加了有名的“中原突围”战斗。

◎坚持斗争,与敌顽血战到底

  民兵随八路军南下后,陈岗村民遭受到伪保长田协五的各种迫害,但村民的革命斗志没有消弱,继续不断地和国民党地方武装进行斗争。当革命的烈火越烧越旺之即,县伪自卫队大队长李银安受国民党第四旅旅长席子猷的指示,勾结伪保长田协五于1945年农历8月12日,带兵近二千人来攻打陈岗。

  李银安带兵驻扎在韩洼、文殊,企图以少部分兵力占领翟山,然后再攻入陈岗村中。当敌军运动兵力到翟山半腰时,受到八路军王玉山排及两个班战士的阻击。敌人连续进攻几次都没有成功,傍晚时,只好收兵。

  李银安不甘心失败,放出狂言:“打开陈岗,地挖三尺,鸡犬不留。”第二天,李银安仗着人众骑马冲上翟山,王玉山排长和战士们与敌人展开白刃战,终因敌众我寡,山顶被占领。王排长为掩护战士而被俘。李银安气急败坏将王排长的头割下来,当雷石放滚山下。

  攻下翟山后,敌人冲进陈岗村,疯狂地残害百姓,烧毁房子数十间,打死连尚、程录、范喜等人,捆打范天兰、连华富等,还轮奸妇女数人。丧心病狂地敌人还收了群众的秋,伐群众的树,砍杀没有收的玉米;向群众要土地税,要八路军的保身钱,要群众返家的保险钱;赶走牲口,拉走群众的财物。

  李银安走后,陈岗又被伪保长田协五统治。他更加残酷地压迫人民,逼得八路军家属有家不能归,有亲不能投,还把八路军家属的秋粮全部收归己有。甚至将有的军属逮捕入狱,关押长达一年之久。

  一天,田协五从村子里搜出了八路军第九中队的刘秀营排长,刘排长因病伤在百姓家休养。他马上往文殊伪师长席子猷那里送,走到南山大石桥边,又受席的密令,将刘秀营打死。第二天,陈岗村民自发将刘秀营埋在老柿洼沟的沟边上。建国后,为纪念烈士,又将刘秀营烈士移葬到南山双庙前,每年清明节为其扫墓,以表纪念。

  面对挫折,陈岗村民毫不气馁,秘密组织民兵,与田协五进行斗争。终于在1948年禹县解放时,赶跑了伪自卫队,活捉了田协五。建国前夕,田协五终于受到人民审判,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铭记历史——让英烈的精神万古长存

◎记忆瞬间,祖国不会忘记

  陈岗人民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里,参军参战,筹积粮食,提供情报,做出了牺牲。先后有五位同志光荣牺牲,三位同志负伤。

  1945年史树荣任禹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时,这样夸赞我们陈岗民兵说:“凡是建立农民协会的地方,一般也都建立了民兵组织。有的是民兵小组,有的还成立了民兵中队,陈岗的民兵发展最好。当时任国瑞是陈岗农会主席,兼民兵大队长,可以单独与小股伪军作战,我记得有一次伪军包围了陈岗,民兵与伪军打了两天,在文殊区干队的配合下,才把敌人打退。”

  他还在唐庄召开全县民兵模范授奖大会上命名陈岗村为“禹县民兵抗日模范村”,授予任国瑞为“民兵模范”。

  1948年4月任禹县独立团团长的李尧如也这样地夸赞陈岗“……日本投降以后,国民党第十五军进入禹县……伪军国民党第四旅旅长席子猷在国民党的支持下,向我解放区陈岗村进攻,该村男女老幼,在紧急情况下,群众坚持守寨,与敌人作拼死斗争。表现了该村群众英勇顽强、坚贞不屈的精神……”

  1945年9月30日《解放日报》上也这样刊登陈岗村的事迹。“豫西国民党军队结合伪军大举进犯我解放区(新华社延安二十九日电)……同时,十五军六十四师亦结合席子猷等地方武装,配合五十五军等部向我禹西文殊店等地猛烈进攻,并在侵占陈岗后,烧毁民房五十余间,掠去牲口五十余头,捕去群众三十余人,强奸青年妇女四十余人。”

◎树碑立传,红色基因永相传

  为了纪念陈岗人民和陈岗民兵为我国的革命事业所立下的不朽功勋,陈岗村在上级政府的关怀下,由“革命老区促进会”、“县人民武装部”、“镇武装部”三级领导批准,陈岗村为“陈岗革命老区”。并于1999年8月1日,在陈岗小学校院内树立了《革命老区功绩纪念碑》一座。

  下附一九四五年参加八路军、抗日民兵及干校的人员名单:

  (1)陈岗村一九四五年参加八路军人员名单:任国荣、任国瑞、任国栋、连学卿、连华志、范贯、连荣光、连甲炎、田世臣、田东方、连转年、田喜昌、王圣洁、王保兴、田威、李梅莲、程同义、连长见、詹水池、范永信、田振新、程同申、白宪章、田福元、田家信、田富兴、田狗、范恒太、田文立、王长兴、田玉坤、田国林、田花合、田学堂、王喜章、李顺章、张国典、张牛、田国兴、陈结实、陈金聚、魏炳坤、连海宽、詹更申、陈昌林、连文让

  (2)陈岗村一九四五年参加抗日民兵及干校人员名单:连顺喜、曹水心、白约拿、连华聚、陈春秀、田书运、田福运、范法喜、陈麦会、陈福中、连得运、程定、程劳、王复兴、段永祥、连秀山、李文章、田存进、田末、陈军章、连文生、陈富有、连远声、詹松林、田学堂

  (3)陈岗村一九四五年参加八路军军械所人员名单:陈洼斗、田世田、田书臣

  注:

  (1)安吴堡青训班:这是在中共中央青年工作委员会领导下,以西北青年救国联合会的名义,在当时的国民党统治区陕西泾阳县安吴堡举办的培训青年干部的重要场所。它是抗日青年的旗帜、革命青年的熔炉、中国青运史上的丰碑。

  (2)席子猷:文殊镇文殊村人,曾任禹县保安团自卫队队长,国民党禹县地方自卫队指挥长,日伪大队长,国民党郑州专区保安第四旅旅长。

  (3)李银安:曾任禹县国民党自卫队大队长。

  (4)倒地:抗日战争时期,农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按原价赎回过去贱卖给地主的土地。

  作者:桑晓东,禹州市文殊高中副校长,许昌市作协会员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