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市党史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党史人物 > 莲城英杰

名垂青史的抗日英雄:贾叔申

时间:2020-05-26  来源: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党史研究室

  据偶见那情景的人叙述,当时,日士兵前面三个,后面三个,两侧各两三个,用刺刀朝英雄刺去,身受重伤的英雄无力还击,随后倒地……

  残忍的日军看他还有一口气,接着一阵乱扎,他身上简直被扎成了马蜂窝……

  他牺牲时年仅二十八岁。

  他丢下了和自己同岁的年轻的妻子。

  他丢下了六七岁可怜的孩子。

  他丢下了双方年迈的父母。

  他留下了两间跑风漏雨的茅草房——每逢笔者让知情的老人回忆当时的情景,他们都眼含热泪。

  他,就是顶天立地的抗日英雄贾叔申。

  贾叔申,襄城县紫云镇坡刘村人。他从小受到父母的良好教育,目睹了旧中国军阀混战百业凋零民不聊生的局面,立志要长大报国。进入私塾后,他不爱四书五经,转而拜师习武,准备成人后行侠济贫。

  抗日战争爆发后,贾叔申已成年,他耳闻了国土沦丧下日寇对中国人民残酷蹂躏的暴行,就想有一天能够亲临战场杀敌,但是他痛恨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未能入伍参军。

  日军没有侵入襄城县城之前,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那些思想进步、觉悟较高的青年学生的宣传感染下,为实现报国之志,贾叔申积极结交一些爱国人士,研习武艺,惩恶扬善,成了全县有名的好汉。

  那些作恶的绅士土豪、地痞流氓怕他怕得要命,每逢遇到他都点头哈腰,惹他不高兴,轻者,他登门问罪,给几个耳光以示警告;重者,贾叔申就率弟兄们用刀枪恐吓,或者一顿暴打。因此,他得罪了许多人家,并被告上法庭。

  由于贾叔申好名声响震全县,加上办案人员良心上过不去,怕染恶名,他们相互之间推诿扯皮,即便严重到要入狱,也有人给提前透风,让他逃避,结果都不了了之。

  1944年4月底,日军开始侵入襄城县境,在颍桥一带遭到国民党守军的迎头痛击,伤亡惨重。贾叔申听说后,便摩拳擦掌地联络同志们等待时机,并积极报名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县乡政府组织的抗日预备队。

  5月3日凌晨,日军包围了襄城县城,但国民党汤恩伯第20师所部为保存实力早已提前撤往襄西山区,准备稍加休整后依托地形优势伺机歼敌,县政府也随之迁到紫云乡政府驻地盛庄西邻的刘庄;另外还有闻讯而至的县城内外为寻求保护的老百姓约两千多人。日军知道后,尾追至国民党守军的北大门黄柳村一带,激战约俩小时毫无进展,伤亡甚大。

  为尽快消灭汤恩伯部,解除后患,日军旋即调部署,分东西两面对汤恩伯部迂回包围。西线,第七旅团从郏县出发,沿视野开阔的紫云山上襄郏分界处半截塔,向南寻战机往东穿插;东线,第37师团从黄柳东面的马赵村出发,顺南面令武山上的柏树沟依靠成片的柏树作掩护,偷偷摸上国民党迫击炮班控制的令武山制高点马赵寨。成功后往南疾进,准备和西线日军会合,击垮国民党部队防线。

  10时左右,西线日军顺利攻破了半截塔、豆角寨、谢寨等国民党消极防御的据点,准备下山过雪楼和东线日军会合。而东线日军畅通无阻迅速进至灵山和龟山,控制住了龟山这个制高点及战略要地,他们在龟山上架起机关枪,袭击了从许南路和首山撤退过来的国民党部队,用机关枪一扫射,国民党军队以为日军大部队从天而降,立刻丟下锱重溃散。

  由于日军的突击速度超出了汤恩伯指挥部的想象,使得国民党部队陷入手忙脚乱的状态,纷纷向盛庄以南逃窜。县政府的工作人员也吓得丢下电台等物逃之夭夭。

  黄柳以南沿钱家沟、杨沟、李沟、孟沟再往林洞村,是西面柳河和东面令武山相夹的狭长地带,洞穴很多,躲避的两千多百姓一部分藏匿其中,容纳不下的大部分人,陷入混乱,失去保护。

  当时,正在林洞附近维持秩序并准备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紫云乡政府乡长林松坡及预备队骨干贾叔申和县政府失去了联系,预备队人员也失散了,只剩下贾叔申等七人。

  形势危急,怀着一腔爱国热情的这几个血性汉子决定紧随贾叔申伺机杀敌。这几个人都是紫云乡人,分别是:林松坡、贾叔申、贾彦、林妮子、张洼斗、樊老黑(学名樊全福)、温奎,其中林松坡、林妮子、温奎都是林洞人,贾叔申和贾彦是亲叔侄俩,张洼斗是李钦庄人,樊老黑是盛庄人。

  几个人齐心协力,一边维持秩序,一边抓紧时间安置逃难人群,可因洞穴少,很难安排这千把人。这时,一部分日军从令武山上冲了下来,见人就杀,逢房便烧,遇见有点姿色的姑娘就奸淫。很快,这里尸横遍地,火光冲天。

  贾叔申看到日军枪法准射程远,士气正旺,急命大家躲藏,不做无谓的牺牲。他准备等日军大部分过后,解决后面十个左右的日军。令武山的日军下山不久,西面的日军也赶上来了。他们血腥屠杀逃难人群,土山附近人最多,被杀的人成片。一段时间的烧杀之后,日军会合向北而去,想围攻黄柳的国民党部队。

  约中午,有十来个日军士兵在附近转悠。贾叔申认为时机到了,他带领大家从躲藏的地方冲了出来,有的朝敌人射击,有的用刺刀捅敌人,几个日军士兵即毙命或成重伤。大家越战越勇,都很佩服贾叔申的机智勇敢。

  日军突遭袭击,摸不着头脑。后来弄清是几个庄稼汉子偷袭了他们,且不好对付,急忙唤前面部分日军调头,朝贾叔申等围了上来,一场残酷的生死拼杀开始了,地点就在林洞北土山以南一片梢子发黄的麦田里。

  激战中,受了轻伤的林松坡,被几个日军逼到了麦田西一个高六七米的土崖边,他纵身跳了下去。崖下是温姓的几家院落,院里有粪堆和柴草堆,跳到上面无大碍。林松坡跳到粪土上,又爬到柴草上一个隐蔽的洞里藏了起来。因他有伤亡,日军顺着复杂地形下去找了一圈,没有发现就很生气地走了。

  贾叔申开始离大家很近,后来远离。温奎见情势不利,就利用熟悉地形逃脱了。林妮子是教师出身,文质彬彬,连打架都没参与过,没有什么战斗力,不久便死在了敌人刺刀下。张洼斗才十八岁,稚气未脱,平时在家很少出门,也没见过世面,才报名参加预备队一天,哪见过这拼命场面?很快和林妮子一起战死。随后樊老黑也在不远处牺牲。

  只剩下贾叔申和贾彦叔侄俩人了。两个人体力较好,加上武艺高强,对日寇杀伤甚大,在敌群勇猛如虎。他们一个战斗在麦田北,一个战斗在麦田南。贾彦打着打着,被围攻的日军在一肩膀下刺中一刀,血流不止,疼痛难忍,衣服都被血水浸透,但仍坚持战斗,后被恼怒的日军用子弹击中,退在林洞北的大沟旁,又被子弹击中腰部,倒地滚下深沟。

  只剩贾叔申一人了。他人高马大,一米九的个子,武艺超群,一直没有受重伤。在六个人退出战斗后,日军都朝他逼过来,但他毫不畏惧,继续冲杀。他坚定以死殉国的信念,决不逃跑或投降。后来,由于体力消耗过大,他渐渐不支,受了重伤。

  日军指挥官见状,一阵狂叫,指挥十几个士兵从四面一齐向贾叔申刺去,他身上简直被扎成了马蜂窝。

  怒气未消的日军官又把他的两只胳膊用指挥刀砍为数截,直到血肉模糊,不成人形才罢休……

  日军过后,躲藏起来的老百姓出来寻亲时,认出了贾叔申的尸首,因为贾叔申是孟沟一家的女婿,贾彦是林洞一家媳妇的侄儿,相互之间有姻亲,他们都迅速知道了消息。

  贾叔申的岳父知道后,急忙找人去土山南边贾叔申牺牲之地准备墓葬。大家见状都禁不住失声痛哭。处在兵荒马乱的特殊情况下,贾叔申的岳父一边通知贾叔申的亲属,一边准备埋葬贾的尸体。费尽周折,贾的岳父只找到三块和贾叔申身材差不多的薄木板,挖了一个浅浅的东西向墓坑,把两块木板摆放两侧。

  收殓时无法抬挪,只好想法找个箩筐装起来,抬到墓坑边,又准备弄出来把尸首对完整。这时候,贾叔申的儿子已满脸泪水地火速从家里把所换的衣服拿到。大家小心翼翼地边对尸体边为贾叔申穿上干净衣服。衣服穿好,盖上木板,土堆起来看着勉强像坟头即停止了。

  在生死之间,贾叔申选择了有意义的死,而未选择碌碌无为的生——让我们永远记住他!

  【作者简介】应军,网名“首山望汝”,许昌市襄城县人,农民。爱好文史,数十年来挖掘整理史料200多篇,被政协襄城县文史委员会特聘为文史研究员,2017年当选襄城县第十二届政协委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