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市党史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党史人物

黄梅岭

时间:2019-10-18 10:40:49  来源:  作者:李继亭

1932年8月21日,黑云如山,腥风血雨笼罩着开封古城。国民党当局刚刚出版的《河南民报》上,一则“昨枪决赤匪要犯记(吉)国桢等十四名”的消息,使市民感到震惊和愤怒,进一步认识到国民党的反动和残忍。在同中共河南省委书记吉国桢一起牺牲的人员中,有中共长葛县党组织的创始人和领导人黄梅岭。
黄梅岭,字景先,1907年11月出生在河南省长葛县田庄村一个农民家庭。祖父黄文星一生教书,文笔名扬乡里。父辈兄弟4人,其父黄子晏排行老大,一生务农。母亲刘氏勤劳简朴,宽厚善良,终生不辍劳作。黄梅岭系长门长孙,无兄无妹,自然被全家人所疼爱,并对他寄予无限希望,盼他长大成人,兴家立业,光宗耀祖。所学“四书”、“五经”皆能背诵,很受祖父及乡邻的喜爱和器重。
黄梅岭少年时期,正是社会风云变幻的时代,帝国主义列强加紧侵略中国,清朝政府腐败无能,民族危机日益深重,劳动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俄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中国人民开始觉醒。1919年爆发了反帝反封建的“五四”爱国运动,革命风暴席卷全国,使黄梅岭看到了光明和希望,在他心里播下了推翻反动势力、改革不合理社会制度的种子。正当黄梅岭发奋学习之际,他敬爱的祖父不幸去世,他为失去祖父极度悲痛。黄梅岭的母亲怕他因此影响学习,就让黄梅岭跟随舅父刘鹤鸣上学。
1921年,14岁的黄梅岭约同本村黄丙辰等同学离开家乡,到许昌报考育德中学,黄梅岭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在育德中学,黄梅岭开始接触到一些进步启蒙读物,如梁启超等主编的《新民丛报》和康有为的《大同书》。他对这些书籍发生了极大兴趣,经常手不释卷,对民主革命思想,对为什么会产生不合理的社会现象,有了粗浅的认识,变革社会现状的思想开始萌动。1922年底,黄梅岭从许昌德育中学转到“长葛甲种农校”读书。这时的甲种农校由于受“五四”运动的影响,校内进步空气浓厚。
1924年夏,社会主义青年团员王涤源、共产党员霍树中等一些革命青年知识分子相继回到长葛,在甲种农校传播新文化、新思想,还带回《新青年》、《向导》、《共产党宣言》等进步书刊让学生传阅。充满求知欲的黄梅岭对这些书刊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如饥似渴地进行阅读,并开始接受马列主义,初步懂得了什么是压迫,什么是无产阶级,什么是资产阶级等道理。在霍树中、王涤源等的影响下,黄梅岭的革命觉悟不断提高,他积极参加学校里的各项进步活动,成为长葛甲种农校的骨干。
1924年冬,霍树中根据党组织的安排,同在开封一起学习的李友三、孟丙昌回到家乡长葛宣传组织民众,在进步师生中发展党员,开展反帝反封建的宣传活动。这年冬,由霍树中介绍,黄梅岭和崔南山、高玉杰、谢南松等进步青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长葛县的第一批党员。在霍树中的帮助指导下,随即建立了长葛县第一个党小组。根据黄梅岭、高玉杰的表现和在学校中的影响,大家推选黄梅岭、高玉杰为组长。
1925年春,中共长葛党小组根据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代表大会关于“共产党员、社会主义青年团员以个人身份参加国民党和建立各民主阶级的统一战线”的决议精神,帮助建立了国民党长葛县党部,黄梅岭当选为商民部部长。
1925年5月30日,英、日帝国主义者,在上海野蛮屠杀中国工人游行队伍,激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愤慨。消息传到长葛,各界人民义愤填膺。此时在开封求学的霍树中、李友三、孟丙昌受党组织的派遣回到家乡长葛,发动各界民众开展反对英、日帝国主义屠杀中国工人的斗争。黄梅岭密切配合霍树中、孟丙昌在长葛的活动,组织学生踊跃参加,在甲种农校组织建立了“学生联合会,”黄梅岭任学生会主席。他带领学生走上街头游行示威,向各界群众宣传英、日帝国主义的暴行,呼吁各界民众,团结一致,打到英、日帝国主义,为被害同胞报仇,经过黄梅岭等同志艰苦细致的宣传发动,极大激发了长葛各界群众,特别是青年学生的反帝爱国热情。在霍树中、孟丙昌、黄梅岭的领导下,长葛县城各校师生在甲种农校操场召开了声讨大会。黄梅岭在会上发了言,他愤怒揭露了帝国主义逮捕屠杀我工人学生的暴行,呼吁全县各界人民团结起来声援上海工人的正义斗争,打倒帝国主义。黄梅岭慷慨激昂的演讲,使各界群众受到了极大鼓舞。会后,在霍树中、孟丙昌、黄梅岭的带领下,举行了盛大的示威游行,一时“打到英、日帝国主义”等口号响彻长葛县城上空。黄梅岭和学生们一起高唱起:
“天昏地暗沪江边,
英、日逞强权,惨杀我青年,
弹如雨、血如泉,
赤手奋空拳,尸横大道前,
此仇不共戴天,
野蛮大和魂,野蛮不列颠,
同胞莫忘,
五月三十民国十四年……”
这悲壮的歌曲,更进一步激起各界民众的反帝爱国怒潮。
“五卅“运动后,长葛的学生运动蓬勃发展。黄梅岭经常组织学生利用课余时间向人民群众展开反帝爱国宣传。这年麦收前,长葛县城南关外的郭庄庙会,热闹非凡,长葛县文胜戏班也在庙会上演戏助兴,黄梅岭和高玉杰认为这是向民众做宣传教育的好机会。于是他们以学生会的名义,组成宣传队到庙会做爱国宣传。宣传队在黄梅岭的带领下来到文胜戏班演戏的地方,让他们停止演出,由宣传队进行爱国宣传,黄梅岭亲自登台演讲,他激动地说:“同胞们……我们不能再忍受了,不能让那些帝国主义者和卖国求荣的走狗、侩子手们任意枪杀和逮捕我中国人民了。起来吧!同胞们,赶快起来吧,举起你们的铁拳,来拯救我们的祖国,拯救自己的命运吧!”他的演讲使台下群众很受感动,爆发出阵阵掌声,响起“打倒帝国主义”的吼声。使广大群众受到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
7月,广州沙基惨案的消息传到长葛,黄梅岭、霍树中等组织学生再次举行示威游行,学生们手执“打到英、日帝国主义”的小红旗,沿街高呼:“取消英、日帝国主义者在我国的领事裁判权”、“取消不平等条约”、“坚决不买日货”等口号。紧接着黄梅岭协助霍树中、孟丙昌领导长葛群众以学生为骨干,在长葛开展了查禁仇货和募捐活动,黄梅岭领导学生会,将学生会分成许多查货募捐小组。在查货中他们规定:“所有仇货概行封存停售,个别商品可当场销毁。“这些规定得到大多数商民的赞同。商务会长王瑞桐运会一批英国进口白糖在和尚桥车站下车,他以为有权有势,学生奈何他不得,就照常运售。查货的学生非常气愤,黄梅岭等带领学生前往,宣布扣车,予以没收。王瑞桐贿通长葛的驻军营长范西海,企图以范之势压服学生。霍树中、黄梅岭等带领学生与范西海、王瑞桐展开说理斗争。在学生们义正词严的斗争下,王瑞桐、范西海不得不低头认错。最后,范西海拿出15元灰溜溜地走了,王瑞桐被罚款150元。学生们把罚款连同300多元募捐款一并捐给上海、广州蒙难的工人和学生。
长葛地处中原腹地,军阀连年混战,给长葛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军队的饷银粮草及各种名目繁多的差役,全部压在农民身上,贫苦农民苦不堪言。黄梅岭对横征暴敛非常痛恨,曾多次发动学生同派车派粮的公差作斗争。一次,黄梅岭和几个学生看到县衙的一个叫皮屯的公差,正气势汹汹地强迫一位农民出官车,这位穷苦农民因为家里穷没有牛车,便向公差苦苦哀求,公差仍然强逼不止。黄梅岭早就恨透了这些家伙,见此情况分外愤恨,他和几位同学一拥而上,打得公差呼爹叫娘,跪地连声求饶。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公差再也不敢在街上仗势欺压百姓了。人们对黄梅岭见义勇为的行为非常敬佩。
“五卅”运动后,黄梅岭遵照党的指示,深入农村发动群众。当时,长葛一带由于军阀混战,散兵游勇、土匪恶霸互相勾结,打家劫舍,祸害百姓。全县许多村镇纷纷联合,成立农民自卫组织“红枪会”,抵御兵匪的骚扰抢掠。后来,不少红枪会组织被当地地主所控制。为争取改造红枪会,使之成为党领导的农民武装,1925年,黄梅岭深入城西孟排寨、段庄、二郎庙和城东石桥路、石象等农村,利用各种关系,接近红枪会,向他们宣传革命的道理,启发红枪会员们的觉悟,教育感化红枪会首领,不少红枪会首领在他的启发教育下,提高了觉悟,愿意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其中胡青田、马胜军、段开勋、刘征文、路林东、周鼎等红枪会首领,还被发展为共产党员,使党组织掌握了一定的农民武装。
1926年3月,直系军阀吴佩孚部的马吉弟师驻防长葛,其一切军需粮秣费用,全加在长葛老百姓身上,他们的兵差徭役,苛捐杂税非常多,钱粮提前几年预征,长葛人民深受其害。黄梅岭组织党员发动学生和各界群众起来反抗,联名向四方通电,控诉马吉弟师的罪恶,在全县范围内掀起了一场声势较大的反军阀斗争。1926年4月,在中共豫陕区委的帮助下,建立了中共长葛县支部,黄梅岭被推选为党支部书记。
1926年夏,长葛十二保团总黄玉卿依仗职权欺压百姓,敲诈勒索、无恶不作、民愤极大。黄梅岭便和谢南松一起发动学生与黄玉卿展开斗争。根据黄玉卿的罪恶事实,黄梅岭同大家商量,捉拿黄玉卿治罪,为不使黄玉卿逃脱,把学生分成五个行动小组,分别把守五个城门。黄梅岭、谢南松率领部分学生到县衙捉拿黄玉卿。黄玉卿听到消息赶快藏了起来。学生们到处搜查,没有找到,便向县长要人,并提出两个条件要县长当场答复;一是撤掉黄玉卿十二保团总职务;二是废除不合理的摊派。在黄梅岭及其同学的坚决斗争下,县长不得不同意了同学们提出的条件。
1926年冬,黄梅岭领导长葛党组织以国民党县党部的名义,开展了破除迷信、树立新风的活动。黄梅岭带领学生几天内就把县城和乡间一些大寺庙宇的神胎、偶像扒光,把腾出的房子全部作为小学校舍,在长葛城乡引起了强烈反响,广大劳苦群众都认为黄梅岭他们做的好。
1927年2月,为了加强对农民工作的领导,毛泽东在武昌举办了农民运动讲习所。中共豫区委派到长葛的农运特派员高介民,介绍黄梅岭、李芙静、谢南松、陈子林等到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黄梅岭在农讲所学习了《三民主义》、《帝国主义与中国》、《中国民族革命史》等革命书籍,他还亲耳聆听了毛泽东讲授的《农民问题》和《农民教育》两门课,革命理论水平有很大提高。随着形势的发展,战时农民运动委员会4月在武汉成立。为了胜利进行北伐,战时农民运动委员会决定选派熟悉北方情形的宣传者百余人赴河南各地开展宣传工作。正在武昌农讲所学习的黄梅岭被选为战时农运委员会宣传员,一起随北伐军到河南农村开展工作。6月,黄梅岭随北伐军到河南开封暂住待命。在此期间,黄梅岭找到北伐军中的同事,时任国民党河南省常委的陈泮岭,黄梅岭向他谈了要回家乡开展革命活动的心愿。经过研究,省党部指派黄梅岭回到长葛组建“国民党临时执行委员会”,黄梅岭回到长葛后,经多方努力,正式成立了国民党长葛县执行委员会,黄梅岭任执行委员,负责长葛农运工作。回到长葛后,黄梅岭把整个身心投入到革命工作中,在劳苦大众中串联发动,很少回家,他母亲很为儿子担心。一天他母亲把他叫到跟前说:”景先呀,你也不小了,家里的事你很少管,只见你和那些吹糖人的、换针的、做小生意的(以此为掩护的共产党人员)整天拉扯,有个啥前程哩?”母亲的心情黄梅岭是知道的,可这是党的秘密工作,不好向母亲说明,他连忙安慰母亲说:“娘,您放心吧,我会走正道的,我和他们来往,是可怜他们是穷人,天下穷人要翻身,我要为穷人翻身干点事。”
1927年7月,武汉国民政府继蒋介石之后叛变了革命。长葛的革命形势非常严峻,长葛党组负责人张檀调离,党组织虽未遭到破坏,但反动当局严令各保监视共产党的活动。为了加强党的组织,黄梅岭不顾白色恐怖,在上级党组织的指导下,组建了中共长葛县委,黄梅岭任书记。9月中旬,中共河南省委召开会议,拟定了《河南目前政治与暴动大纲决议案》,确定10月10日全省举行大暴动。中共长葛县委在黄梅岭的领导下,根据省委暴动大纲决议案精神,制定了以农民为主,在县西、县北两地举行武装暴动计划,在黄梅岭的组织发动下,有37个村的武装农民起来向所在保甲的首事和团总进行斗争,并解除了他们的职务,由农民协会取而代之。黄梅岭及时把这一情况报告省委,受到省委的赞同,中共河南省委写信给中共长葛县委,对他们组织的暴动予以肯定。
1927年,国民党“清党”后,河南白色恐怖日趋严重,可黄梅岭仍然以旺盛的革命精神忘我工作。就在这一年的12月,因叛徒告密,河南省警察局派武装警察将黄梅岭逮捕,押解到开封。在审讯中敌人虽威胁利诱,施以重刑,但黄梅岭为了党的组织不受损失,始终没有向敌人吐露任何机密,保持了共产党员的坚定立场,敌人无奈只好以政治犯定罪,关押在开封第一监狱。
黄梅岭入狱后不久,先后又有400多名革命者也被关进了开封第一监狱。在开封第一监狱,党组织为了继续领导狱中政治犯同敌人斗争,建立了“难友会”、“党团干事会”。黄梅岭在狱中党组织的领导下,积极开展对敌斗争,向宪兵宣传革命道理,开展政治攻势,使他们同情革命,他曾以交朋友的方式,做宪兵孙敬斋的工作,让他帮助传递消息。开封第一监狱大部分关押的都是政治犯,管理森严,为了使狱中党组织领导斗争的意见、措施传递到政治犯中,黄梅岭利用放风、上厕所的机会,写到牙膏皮上传给他们。当时,省委宣传部长古迁桥也关在第一监狱,是党在狱中进行敌对斗争的主要组织者,黄梅岭经常设法和古迁桥联系,开展狱中对敌斗争。为了避免更多同志牺牲,狱中党组织决定越狱,并规定了行动暗号,黄梅岭积极参加,不料叛徒高密,越狱计划失败。在狱中,为了鼓舞政治犯同敌人斗争到底,保持革命气节,黄梅岭参加组织政治犯高唱自编的狱歌,歌词大意是:
革命青年真勇敢,
一旦被捕了,不惧敌刑惨,
如若无凭据,力争早脱险,
假若有物证,个人来承担,
坐狱家常饭,牺牲重泰山。
革命志士,视死如归,
流芳亿万年……
1932年,时任国民党河南省政府主席的刘峙疯狂地逮捕镇压共产党人,许多共产党员惨遭杀害。这时关押在开封第一监狱中的共产党政治犯因搞越狱活动被加重刑。黄梅岭是狱中坚持活动的积极分子,于1932年8月20日,与省委书记吉国桢等14人一道被敌人杀害。时年24岁。
(作者单位:中共长葛市委党史研究室)
 
友情链接